主页 > 文化 > 所有遇见,都是一种偿还

所有遇见,都是一种偿还

佚名 文化 2020年09月18日

所有遇见,都是一种偿还




有书君说




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在史书中是繁华大唐由盛转衰的因由;在道德家眼中是禁忌的不伦之恋。




唯有在“诗魔”白居易笔下,一首《长恨歌》,成就帝妃传奇爱情的千古绝响。




千百年来感动了无数人,影响了无数文学艺术作品。




元代杂剧《梧桐雨》、清初戏曲《长生殿》、当代电影《妖猫传》……




《长恨歌》为何有如此大的魔力?




让我们一起走进白居易创作《长恨歌》背后的故事。




元和元年的一天,风和日丽,适宜出游。




刚到周至县做县尉的白居易,与挚友王质夫、小说家陈鸿到马嵬驿附近的仙游寺游览。




眼前的景致,让他们想起昔年在此香消玉殒的贵妃和无可奈何的玄宗皇帝。




王质夫感叹道:


“过往值得流传的事,若没有出世之才润色,便会掩埋于时光的长河中。




乐天(白居易字乐天)深于诗,多于情,不如试着为唐玄宗和杨贵妃写一首诗歌,如何?”




白居易与陈鸿深以为然。二人相约,以此为题,一人写诗,一人写传。




他们的初衷是“惩尤物,窒乱阶,垂于将来”,即讽刺时事,警示后人。




陈鸿作《长恨传》,不忘主旨,针砭时弊。




而白居易作《长恨歌》,却全无指责。




他不写贵妃曾为寿王妃(玄宗儿子李瑁之妻),不写贵妃哥哥杨国忠祸乱朝纲。




让大唐盛世以摧枯拉朽之势衰落下去的安史之乱,也只一笔带过。




反而出人意料的,用尽笔墨描写贵妃之美、贵妃之死、贵妃魂魄,以大量笔触勾勒出一段缠绵悱恻、荡气回肠的千古爱情。




只因诗人心中,充满对相爱而不能相守之苦的同情。




俗世纷纷,可否不去惊扰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刻骨铭心之情。




后世不少学者发现,《长恨歌》之情深,只因白居易提笔之际,难忘心中深藏的那段初恋。




白居易




杨家有女初长成



年少时,为了躲避战乱,白居易和家人曾在宿州符离安居多年。




在符离,白居易刻苦读书,聪颖过人。十四五岁便写出《赋得古原草送别》的传世名作: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才华横溢的少年郎,吸引了邻家姑娘的目光。




这位姑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湘灵。




比白居易小四岁的湘灵,经常与白居易一起游玩。




两人青梅竹马,朝夕相伴。湘灵逐渐长成娉婷窈窕的少女,白居易也开始意识到内心的感情。




在湘灵十五岁那年,白居易提笔为她写下诗歌《邻女》: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


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




白居易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将湘灵比作月中嫦娥,又赞美她如莲花般纯洁。她在碧纱窗下教鹦鹉说话的灵动可爱,令白居易深深难忘。




与湘灵两小无猜的岁月,让白居易体会到女孩“初长成”的美好。




体会过的爱情中最曼妙的风景,细腻的笔触更能穷尽爱情的甜蜜。




《长恨歌》中最著名的诗句,总是与爱情有关: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爱一个人时,她的“回眸一笑”,能令众生失色。




爱一个人时,与她在一起胜过一切重要,以至于“从此君王不早朝”。




然而起初甜美的爱情,有时是苦涩的结局。




浮华尘世,总有千难万难,让相爱之人饱尝爱而不得的心酸。





孤灯挑尽未成眠



“渔阳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唐明皇与贵妃平静而浓烈的爱情,被在渔阳发起叛乱的安禄山惊破。战火烽烟席卷洛阳、潼关,直逼长安。




当唐明皇一行人逃到马嵬驿,发生兵变。六军逼迫唐明皇赐死贵妃。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为了江山,唐明皇不得不舍弃心爱之人。






相似的痛苦,白居易也曾在他的爱情中尝到。




惊破白居易和湘灵之间爱情的,是门第之见。




据说白居易的母亲是十分要强的女人,她无法忍受儿子娶一位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子。在她眼中,出身村野的湘灵配不上官宦家庭的白居易。




为此,白居易曾发奋努力,希望求得仕途,争取自己的爱情。




这期间,他不得不离开符离前去赶考,在路上,他写下《寄湘灵》:




泪眼凌寒冻不流,每经高处即回头。


遥知别后西楼上,应凭栏干独自愁。




诗中弥漫着一种别后的悲戚。白居易不仅表达了对湘灵的思念之情,也相信对他一往情深的湘灵,会独自在西楼倚着栏杆等待他的归来。




贞元年间,二十九岁的白居易考上进士。他满心以为能够如愿以偿娶到湘灵,母亲却仍然坚持不允。




元和元年,白居易参加制科考试,再次考中,调任周至县县尉。




已经三十四岁的白居易,仍然单身未娶,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已逐渐意识到,仕途的成就无法换来心爱的女子。




门第礼法和母亲的固执,终究是他和湘灵之间无法跨越的障碍。




也是在这一年,白居易怀着寂灭之情写下《长恨歌》。




诗歌中,贵妃殒身之后,许多诗句描绘唐明皇寂寞难遣。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这份痛苦寂寞,不单单属于唐明皇,更属于白居易自己。在白居易为湘灵所写的《冬至夜怀湘灵》一诗中,有曲异而情同的表达:




艳质无由见,寒衾不可亲。


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




人这一生最大的遗恨,便是相爱而不能相守。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长恨歌》,是白居易对求而不得之情的一份祭奠。




词中有誓两心知



现实中,白居易与唐明皇一样,终究在无可奈何之下,做出了妥协。




就在写下《长恨歌》的两年之后,白居易娶了门当户对的同僚之妹为妻。




从此以后,他将爱情,永远尘封于唯美的诗歌之中。




婚后的他,无法克制对湘灵的思念,四十岁时,在《夜雨》一诗中为湘灵写下: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




四十七岁那年,看见湘灵昔日所赠的鞋子,他作下《感情》,写出当年湘灵的赠言:




永愿如履綦,双行复双止。




盼望我们二人如同这双鞋,同行同止。




直到五十多岁,白居易仍然不忘湘灵,怀着无尽遗憾之情,写下一首哀伤的《潜别离》:




不得哭,潜别离。


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春断连理枝。


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


唯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无后期。




一段感情,从十九岁的少年到五十多岁的暮年,三十多年深藏于心的苦苦痴恋。




除了无尽分离之恨,留给白居易的,只有“两心之外无人知”的情感和誓言。




白居易




白居易感慨他和湘灵如同被锁住的孤单鸟儿和被斩断的连理枝。




早在他二十多岁时,就曾在写给湘灵的《长相思》中许下誓言:




愿作远方兽,步步比肩行。


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这与《长恨歌》中,唐明皇和杨贵妃曾经的海誓山盟竟然如此相似。




在《长恨歌》最后,当唐明皇请来的临邛道士,终于在海上仙山之中,找到贵妃的魂魄。




贵妃以当年的旧物表达相思之情,说出唯有君王和她知道的誓言。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当年海誓山盟的凄美画面,似乎成为了白居易一生挥之不去的深刻怀念。




他这一生,曾辜负所爱之人,向俗世妥协;曾遇见无数窈窕歌妓,有过半生风流。


可愿为连理枝的誓言,只许给过一人。




而这一人,是他的求而不得,是他穷尽一生做不完醒不来的梦,是他的终生遗恨。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唯有白居易,能写出《长恨歌》。




因为白居易,理解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却爱而不得的心酸。




情到深处人孤独,爱至穷时尽沧桑。




世人皆说,唐明皇和杨贵妃不该相爱,一个殒身马嵬驿,一个痛失天下江山。




白居易何尝不知歌舞升平的盛唐从此葬送,如何不解江山美人的痛苦困境。




可他仍然写下《长恨歌》,以锦绣华章织就一段惊天动地的传奇爱情。




在现实中,他无法冲破封建门第之见;唯有在诗歌里,能赋予爱情无关尘世浮华,无视蜚短流长的勇气。




在这世间,一个灵魂与另一个灵魂的比翼双飞、枝叶连理,是多么难能可贵。




因为爱情,今生不虚此行。




参考文献:


1.《唐才子传·卷六》


2.《旧唐书·列传·卷一百一十六》


3.《新唐书·列传·卷四十四》


4.《白氏长庆集》


5.《长恨传》




- END -


标签: 爱情   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