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活得通透,是一个人最高的境界

活得通透,是一个人最高的境界

佚名 文化 2021年01月09日

活得通透,是一个人最高的境界

有书君说
《水浒传》中的“天败星”,是绰号“活阎罗”的阮小七。
他是阮氏三雄里年纪最小,也是结局最好的一个。
可无论是本领、资历还是功劳,都名列前茅的小七哥,却仅排在三十六天罡的第31位。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一起来看~




心怀正义




阮小七的出场形象实在不够体面。




穿得破衣烂衫不说,就连赖以谋生的小渔船,都摇摇欲坠。




按说,阮氏三雄也是威名赫赫的功夫高手,就是去抢,也不至于混成这么一副穷鬼样。




可是,阮小七不忍也不愿。




穷苦老百姓的血汗身家,穷死他也不会动。




大奸臣梁中书给他的岳父蔡京送生日礼物,价值十万贯的珍珠宝贝一车一车运,那可都是民脂民膏,搜刮百姓得来的。




晁盖劫富济贫,要阮小七一起劫了这生辰纲。




他没什么心理负担,也从没考虑过后果,想做便去做了。




这恰好反映了阮小七的处世之道,那就是:




但行义举,莫问前程。




也正因如此,阮小七甚至能不计前嫌,舍命去搭救张横。




而张横张顺两兄弟,本来是宋江安排来打压阮氏三雄的。




可是当张横被俘后,阮小七却向败逃的张顺质问道:


“我兄弟们同死同生,吉凶相救。
你是他嫡亲兄弟,却怎的被人捉了,你不去救?”




阮小七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张氏兄弟是掣肘自己的棋子。




可是,对内他们是竞争对手,对外则是生死兄弟,阮小七拎得清。




更何况,入伙梁山,为的就是行侠仗义,此番兄弟落难不去搭救,还如何敢自称英雄好汉?




于是,阮小七恨其不争地埋怨张顺:


“若等将令来时,你哥哥吃他剁做八段。”




然后,怒点兵马去救张横。




此时此刻,与小七哥心中的公理和正义相比,派系斗争、性命之忧、主帅军令,都算不得多重要了。




而为了捍卫自己的理想,小七哥甚至敢于公然挑战宋江的权威。




在宋江费尽心力求来第一次招安时,小七哥直接带着一帮人把御酒喝了个精光,又偷梁换柱,把坛子里灌满了劣质村酒。




梁山上的好汉们,可都是资深酒鬼,一尝就知道,这“御酒”档次忒低。




明摆着是被皇帝看不起了,那还屁颠颠地服个什么软啊?




于是,众人不相信朝廷的诚意,第一次招安的大计,就这么黄了。




最高兴的就是阮小七,他心目中的梁山,是个可以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圣地,可如果归顺了朝廷,就没法打杀那些贪官污吏了。




阮小七更愿意在梁山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执行人间正义。




他的这种朴素的想法,正如他们兄弟三人唱的《渔歌》:


“虽然生得泼皮身,杀贼原来不杀人。”






武艺高强




阮小七敢于坚持自己心中的正义,是因为有着强悍的实力支撑。




阮氏三雄威名之盛,让素爱舞枪弄棒的晁盖都佩服不已。




计划劫生辰纲时,晁盖等人首先就想到请阮氏三雄助拳。




等到事情败露,晁盖干脆在自己家里放了一把火,然后跑去汇合阮氏兄弟,准备着打退了追兵以后同上梁山。




有了之前合作的经历,双方早已惺惺相惜。




晁盖相当欣赏阮氏三雄的本事,阮小七也对晁天王的气度拜服。




因此,朝廷的追兵追到石碣村时,阮小七不仅没有怪晁盖祸水东引,反而化身为小迷弟出手帮衬。




他丝毫不怕追兵人多势众,心里只是想着救了晁盖,然后跟着他,当那“劫富济贫”的好汉。




面对追兵,阮小七护住晁盖,傲立船头。




尽管敌军头领何涛,一直叫嚣着要拿下他。




阮小七还是毫无惧意,满是不屑地骂道:泼贼。




实力就是骄傲的资本,不一会,他就从芦苇港水底下钻出,只把何涛两腿一扯,扑通地倒撞下水里去。




擒了何涛,三下两下收拾了追兵。




阮氏兄弟,成了晁天王的救命恩人。




等到晁天王入主梁山后,挑选亲信的标准不断提高。




到最后,干脆奉行“贵精不贵多”的原则。




在他看来,“信得过”还远远不够,身手也非常重要。




毕竟干的是杀头买卖,如果手下人的武艺太稀松,很容易害人害己。




晁盖此后的历次行动,阮小七兄弟三人都是雷打不动的人选。


劫法场救宋江时,晁盖仅带了十六个头领,就有阮氏三兄弟;




打曾头市中计偷营时,晁盖只点了十个兄弟,阮氏三雄也一个不缺;




就连他中箭回寨时,也只有五名护卫,三阮同样位列其中。




这说明,阮氏三雄的武艺得到了晁盖的认可。




《水浒传》原著第四十回有个细节,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当时,众人救出宋江后逃到江边,已经没了退路。




李逵急得要杀回去拼命,小七哥却满不在乎地说:


“大江对岸这不停着几艘船吗?我们兄弟三个游过去,把船一抢就完事了。”




追兵将至、大江宽阔,仅凭三人就想救大伙性命,任谁都会觉得小七在胡说八道。




可晁天王却直接应允:“此计最是上着”。




由此可见,阮小七等人的身手多么了得。






性情洒脱




阮小七面对富贵权势,总能清醒如初。




梁山获二次招安时,皇帝的心意仍然不诚。




谈判的结果是,梁山好汉们若是想要封赏,那得先替朝廷出力。




打了胜仗,再讨论“封妻荫子”的话题。




以宋江为首的部分梁山头领,心里盼望着自己有“匪变官”的一天,于是答应了这个条件。




可,阮小七不想。




在他看来,这不仅与当初梁山聚义时的初心相悖,还带着“卖与帝王家”的耻辱和自轻自贱。




打败方腊后,阮小七的两位兄长全部战死,使他心中的反感达到了顶峰。




阮小七留在梁山,是舍不得那许多兄弟;




愿意南征北战,是与大伙同生共死的情谊。




可当反应过来时,这些似乎都变得毫无意义。




眼见着封赏下来,众人都准备当官去了。




阮小七觉得梁山已是不攻自破,再也不好玩不热闹,没了往昔的景象。




他不开心,就要闹。




于是,阮小七穿上了方腊的龙袍,想借此发泄心头的积郁。




哪知督战的童贯上纲上线,借题发挥,污蔑阮小七想要谋反。




任谁都能看出来童贯这是在故意找茬,反映出皇帝对梁山众人的不信任和轻视。




可宋江只是小心赔不是,一句好话都不替阮小七讲。




可怜阮小七两个哥哥都已战死,凭战功得来的官职,还没上任,就被贬为庶人。




一场泼天富贵,转眼又被收回,阮小七却“欢欢喜喜”。




他回到“青郁郁山峰叠翠,绿依依桑柘堆云”的石碣村,做起了潇洒自在的“蓬岛客”。




阮小七重操打渔的旧业,终日陪伴老母亲,活到六十得了寿终。




去留皆随心,行事皆顺意。




阮小七如此快意人生,岂能不是真英雄?






阮小七一生嫉恶如仇,为人磊落真挚。




他从不曲意逢迎,更不曾委屈了本心。




而有着超乎常人的本领,只能算是一方豪杰。




能始终坚守本心,不迷失于强权和诱惑,方才算是真好汉。




阮小七“不喜官家不种田,不拜菩萨不羡仙”。




他行事随性,却又谨守公理和正义。




阮小七虽然手黑心硬,但是活得澄明透彻。




他舍了步步为营的心机,硬是凭着直率豪爽,当上了乱世之中才有的真英雄。


标签: 就是   兄弟   天王   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