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理 > 近代欧洲的心理阴影:法兰西恐惧症

近代欧洲的心理阴影:法兰西恐惧症

佚名 心理 2020年09月28日

近代欧洲的心理阴影:法兰西恐惧症

近代史上的法国绝对不是一个安分的国家,甚至可以说,从路易十四一直到拿破仑三世在普法战争战败这二百多年的时间里,法国就是欧洲大陆的震中,而巴黎就是全欧洲的噩梦。最开始,这只是一种防备和担忧,不过到了后来就发展成了一种毫无意义恐惧症。从荷兰执政加英国国王威廉三世在全欧洲奔走呼号声称路易十四要建立世界性君主专制,到后来的梅特涅干脆直接了当的来了一句:"巴黎一打喷嚏,欧洲就会感冒"。可见就算到了拿破仑帝国崩溃之后,西欧各国对法国的警惕,尤其是对巴黎的恐惧根本就没有消除。


到了最后,"法兰西恐惧症"基本上已经成了一种心理阴影。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法国在近代史上这二百多年来让其他欧洲国家积累恐惧和警惕也是由她自身所造成的。


路易十四:"法兰西恐惧症"之始

路易十四作为法兰西绝对主义君主制的代表人物素有"太阳王"之称。可问题在于,别人叫他太阳王是没什么关系的,他可是真把自己当成太阳了。路易十四其人有三大特点:好战、贪食外加身体健康。路易十四是个有名的大胃王,把自己吃的那么胖结果还没落下啥严重后遗症。所谓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辈甚至孙辈都去见上帝了,最后继承大统的路易十五还是他的小曾孙。


至于好战这点就更明显了,从1667年的遗产战争一直到1714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结束。路易十四可以说是在欧洲大陆上到处放火,也直接烧空了波旁王朝的钱袋子。当然这只是在欧洲大陆,海外殖民地上路是十四也是不含糊,法国的美洲殖民地是新法兰西,名字叫的好听但实际上是有苦说不出的。新法兰西的中心是魁北克,而且整个新法兰西都处于纬度较高的地区,早期的殖民开发可说是异常之艰难的。当然办法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往南面扩地盘,也就是在路易十四统治时期,法国人开始染指路易斯安那。路易斯安那可不是魁北克,这一块适合开发的沃土。


如果说最开始的爆发的遗产战争和法荷战争规模不大,还没有引起什么恐慌的话。那么到了大同盟战争时期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当时的法国可是欧陆首霸,路易十四要是再打胜仗那以后可就拦不住了。结果就是英国直接介入,鉴于百年战争的沉痛教训,英国是不会单独介入欧洲大陆的上的战争的,包括神圣罗马帝国以及荷兰在内的一大票国家都联合起来抵制法国。此时的法国,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欧洲绝大部分的国家。


也就是在大同盟战争时期,所谓的"反法同盟"开始有了雏形,不过此时与其说是"反法"不如说是"反路易十四"。大同盟战争腥风血雨打了整整九年,但是当时路易十四时期的法国毕竟是巅峰状态,双方空耗财力最终整场战争就是无果而终,也为后来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埋下了伏笔。


不过路易十四可是自视为天之骄子的太阳王啊,一个没有明确结果的战争那简直就是耻辱。所以,仗还是要继续打。当时的西班牙的国王卡洛斯二世绝嗣,按照这种情况,无论卡洛斯二世如何作想,西拔牙本土以及她的殖民地都是应该被分割继承的。但路易十四可是个"大胃王",从小就是吃独食长大的。对于西班牙,路易十四的态度就是寸步不让——谁都别想碰,西班牙的所有都是他路易十四的。


可当时的西班牙可不只有西班牙本土,连带着的还是有大片殖民地的。路易十四如此这般的态度再加上当时法国的军事实力他又成功的挑起了更大规模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而且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对于"反路易十四"阵营是没赶上好时候的,因为它的时间又和大北方战争重合。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和九年战争一样,是一个没有什么明确结果的战争。整个战争就是你来我往的大规模消耗战,最后勉勉强强算是打出来了个《乌特勒支合约》(当然还有后续的一些零零碎碎的小合约,不过都意义不大)。


《乌特勒支合约》中最有影响力的一条就是承认腓力五世也就是路易十四的孙子为西班牙国王,但他必须放弃对法国王位的继承权。简单的来说就是:波旁王朝可以统治西班牙,但是法国和西班牙还得是两个国家,也就是说所谓的"名义上不可合并"。






合约中此条的影响可以说是最大的,或者也可以说是最坏的。要知道当时还没有一个十分明确的民族国家概念,这相当于让路易十四拿了里子,而反路易十四的一方拿到的却是个面子。从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法西两国的行动步调几乎都完全一致堪称铁板一块,所谓不能合并干脆就是一个幌子,西班牙原来的大片殖民地直接就姓了波旁了。


正是因为有了西班牙作为底子和后盾,法国才有本钱和英国去打一场空前规模的七年战争,三十年战争结束后的法西联盟造就了波旁王朝的全球霸权,当时能与之抗衡的就只剩下英国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威胁了,而是直接要命危险了。这是"法兰西恐惧症"的第一阶段——即抵制波旁王朝在全球范围内扩张势力,法国的一举一动都是危险的。


从七年战争到大革命:"法兰西恐惧症"的第二阶段

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后,法国一度面临空前的财政危机。不过因为波旁王朝实际控制着西班牙,同时又变相继承了西班牙的大量殖民地,在路易十五时代法国的经济很快就通过"劳和拉斯的改革"(伏尔泰语)恢复过来了。不过改革的方式是刺激性的,甚至是透支性的即——大量发行债券和货币,当然这一招之所以能够奏效,就是因为波旁王朝直接继承了大片的海外殖民地。


当时的波旁王朝是实际上控制着西班牙和法国的,是当时欧洲大陆上最强大的势力。并且,波旁王朝的在殖民地上的扩张也直接威胁到了英国。要指出的是,这里并不是说法国威胁到了英国,而是当时的"波旁王朝"对英国产生了直接的威胁。


于是到了1756年,七年战争就不可避免的爆发了,而且规模空前,战火几乎可算是烧遍全球。可以说七年战争时期的英国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英国人在海外殖民地所面对的是整个"波旁王朝"的殖民地势力,也就是西班牙波旁王朝和法国波旁王朝联合起来在殖民地问题上对抗英国。


欧洲大陆上的战事相比之下也就没那么重要了,和英国结盟的普鲁士面对的是法、西、俄、奥的强强联合。即便腓特烈大帝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事天才,在绝对实力的差距下最后也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过在殖民地战争中,下了血本的英国成功压制住了法西。这就直接标志着英国获得了七年战争的胜利,至于欧洲大陆上打成什么样,对于战争的主导双方已经没有意义了。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就来了,七年战争是规模空前的,同时也是开销空前的。英国人直接把战争烂账甩给了美洲殖民地,结果引发了美国独立战争,英国因此失去了她在美洲大陆上最有价值的殖民地。战败了的法国只能自吞苦果,结果震撼了整个欧洲的大革命就爆发了。


大革命时期的巴黎,是真正意义上的欧洲噩梦。大革命之所以爆发,一方面是因为当时法国的波旁王朝威信尽失,另一方面它也是启蒙运动的直接产物。法国面对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当时欧洲大陆的问题,而所有的一切又都在巴黎赤裸裸的表现了出来。所以法国大革命从它开始那一刻起就具备着强烈的扩张性——它绝不会仅仅局限于法国。


法兰西恐惧症此时的核心就是对大革命时代"雅各宾派"的恐惧,以罗伯斯庇尔为首的雅各宾派在法国搞了一套正儿八经恐怖统治。这可把当时所有的欧洲国家吓得心惊肉跳,毕竟谁也不希望这种极端主义者出现在自己的国家里。


此时期的"法兰西恐惧症"的核心就是:罗伯斯庇尔虽死,但雅各宾派未亡,并且还打着各种旗号扩散到了全欧,甚至是美洲大陆,他们的目的是在全世界搞恐怖统治。当然这只是"法兰西恐惧症"的第二阶段。


从拿破仑到普法战争:全欧洲的心理阴影

拿破仑帝国是大革命的最终产物,同时它也反应了大革命的本质即她不仅仅属于法国而是属于全欧。拿破仑帝国并不是一个绝对单一的帝国,其内部包含的是德意志的莱茵联邦、意大利王国和西班牙等一大票国家,而只有法国本土是其直接统治区域。


这里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莱茵联邦,可以说近代史上德意志统一问题的起点,就是被拿破仑给硬生生地给"造"出来的。莱茵联邦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主权国家,1810年时期其版图达到最大。当然,她之所以能够出现,也是因为拿破仑强大的军事力量所致,在废掉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后,拿破仑软硬兼施的建立了一个统一的莱茵联邦。莱茵联邦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拿破仑是"莱茵联邦的护国公"(Protector of the Confederation of the Rhine)但莱茵联邦是有自己的议会的,同时它和法国也是有着明确的边界线的。然,在拿破仑帝国的巅峰时期,无论是法国本土还是莱茵联邦都属于帝国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大陆体系"的一部分。


大陆体系是维持拿破仑帝国运转的经济支柱,它的目的不仅仅在于封锁英国,要知道法国大革命之所以爆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法国当时的经济问题。而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法国的经济问题,那就要建立一个欧洲大陆经济体系。当时欧洲大陆上的各个国家表面上虽然矛盾重重但在经济上的联系是十分密切的,如果德意志地区的经济和贸易因为长期分裂而一直不振,那么法国本土的问题也没办法解决。所以大陆体系的核心受益者实际上就是莱茵联邦和法国本土。


拿破仑的想法是好的,他建立了莱茵联邦,在西班牙进行改革(这是后来西班牙的卡洛斯内战爆发的原因之一),又建立了一个意大利王国。拿破仑的军事力量保护着包括法国本土在内的这一系列国家,同时也维持着拿破仑帝国。但是如果不涉及到大问题,这些国家都是各管各的。这就相当于把"民族国家"的历史性难题摆到了台面上,之后这个问题可说是几乎整整折腾了欧洲大陆一个世纪。


拿破仑帝国的建立是完全推翻了原本欧洲大陆上既有秩序的,而且这个改变几乎就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传统势力是不可能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新秩序的。所以在拿破仑帝国崩溃之后,所谓的"反法同盟"也根本没把法国本土怎么样,他们所要摧毁的就是拿破仑所建立的欧洲新秩序,即便很大程度上来说它是合理的。


拿破仑所建立的新秩序是有着内在的合理性的,而且后来它也被一定程度上的"复活"了。不过归根结底,这套"新秩序"的产生源头还是在法国。所以,即便拿破仑帝国崩溃了,以奥地利帝国、普鲁士、沙皇俄国、英国为首的欧洲所有国家仍然紧紧的盯着法国。因为一旦法国再闹出什么事,那肯定就又是全欧洲的问题了。"法兰西恐惧症"因此登峰造极即——法国的问题就是欧洲的问题,只要看好法国,那就是欧陆太平。


不过这本身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了。某种程度上来说,拿破仑帝国是"毒化"了当时的欧洲各国的关系的。因为他对现有秩序的颠覆太过彻底,而且又维持的不久。所有改变的第一步是由拿破仑帝国迈出的,这相当于指出了一个方向,而之后的一系列变革就是各走各的路了。混乱的19世纪拉开了序幕。


拿破仑战争之后,法国经济一度陷入瘫痪状态。到了1830年,法国便直接入侵阿尔及利亚,之后就另起炉灶建立了"法兰西第二殖民帝国",法国本土的经济也因此得到了快速发展和恢复。


到了1848年,民族风暴席卷欧洲,本质上来说这就是拿破仑战争的后遗症。不过法国这次还属于例外,大部分欧洲大陆国家面对的是民族问题,法国的问题是快速工业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结果拿破仑三世横空出世,法兰西第二帝国建立,"法兰西恐惧症"又发作了,不过此时,这种恐惧和警惕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对于法国来说,他的经济来源主要在殖民地,至于欧洲大陆,保证自己安全就够了。


客观上评价,拿破仑三世绝非一个庸才。法兰西第二帝国20多年的历史以1860年为界,大致可分为两个时期。第一阶段为专制帝国时期,第二阶段则被称为自由帝国时期。而后者则正是拿破仑三世的最终目的。


但是,自由帝国的理念如果要实现,那就要先保证法国本土的绝对安全。所以在1860年之前,拿破仑三世依旧实行高压统治,其目的就是保证法国国内的铁板一块,再集中力量去打压对法国直接构成威胁的奥地利帝国和沙皇俄国。1856年沙俄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惨败,1859年,法国对奥地利帝国宣战,拿破仑三世御驾亲征联合撒丁王国的军队大败奥地利。之后,法国本土的外部环境就基本安全了,专制帝国的存在意义也就消失了。


法兰西第二帝国拥有着大量殖民地,可以说只要本土安全,那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躺在欧洲大陆享清福了。拿破仑三世遂慢慢解除了对国内的高压政策,从1866年到1870年,又通过修宪和和发布皇帝敕令,让国家恢复到了和平时期的常态,"自由帝国"的美梦似乎已经不远了。


当时的拿破仑三世并非没有看到普鲁士的崛起,不过从当时的实际情况上看,普鲁士即便再强悍也不会对法国构成什么威胁。因为如果普鲁士想要对法国开刀,那就意味着要把自己的背后赤裸裸的留给沙俄,沙皇可是没有理由放着便宜不占的。


拿破仑三世时期的法国已经不是昔日的拿破仑帝国了,手握大片殖民地在手,欧洲大陆上也没什么油水可捞了。但是"法兰西恐惧症"已深深的扎在了普、奥、俄三国心中,尤其对于"铁血宰相"俾斯麦来说,不打一下法国那还谈什么统一?紧接着就是两国关系空前紧张,普法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并且这次,沙皇俄国竟然意外的中立了,不动一兵一卒,看着拿破仑三世挨揍就是不出手。疏于备战的法国战败,不过当时的普鲁士也没有能力彻底的击溃法国,这就给后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埋下了一根导火索。


结语

"法兰西恐惧症"在拿破仑帝国崩溃之前是有其存在的意义的,因为那个时期的法国的的确确的是要在欧洲大陆建立绝对霸权。但拿破仑帝国崩溃之后,尤其是法兰西第二殖民帝国建立之后,"法兰西恐惧症"仍然存在,这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心理阴影了。此时的法国根本无意角逐欧陆,人家要的是殖民地,而且是基本上算是跟英国"和平分账"的。那么这就造成了一系列的外交误判,给后来的世界大战埋下了隐患、也毫无意义的加深了法德之间的民族矛盾。




参考文献


1. 安东尼.列维著,陈文海译.路易十四[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2. 伏尔泰著,吴模信译.路易十五时代简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


3. 乔治.杜比主编,吕一民、沈坚、黄艳红等译.法国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4. 马德楞著,伍光建译.法国大革命史(关于法国革命进程的总记录)[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4.


5. 孙一笑."法国威胁论"与约翰.亚当斯政府外交政策的演变[J].世界历史,2018(06):56-72+157


6. 董小燕.从"拿破仑专制"到"波拿巴式民主"——近代法国帝制的政治特性思考[J].浙江学刊,2014(05):110-114.


7. J.H.绅南:波旁:一个王朝的历史(J.H.Shennan,The Bourbons:The History of a Dynasty),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2007年版.


8. 西奥.阿伦森:第三个拿破仑的衰落(Theo.Aroson,The fall of the third Napoleon),蓟出版社2014年版.


标签: 法国   欧洲   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