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理 > 坤鹏论:我们用自欺禁锢了自由(上)

坤鹏论:我们用自欺禁锢了自由(上)

佚名 心理 2020年11月04日

坤鹏论:我们用自欺禁锢了自由(上)

我们用自欺麻痹焦虑


——坤鹏论


今明两天,坤鹏论分享萨特对于自欺的讨论。


可以说,萨特的自欺被人们奉为20世纪经典的哲学思想之一。


起初,坤鹏论并不太理解它,并认为不就是自欺欺人的自欺吗?小题大做,有玩弄文字之嫌。


随着阅读了不少图书以及相关的文章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自欺的讨论上,人们对萨特如此推崇。


这也充分证明了古人所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起初看不明白,就多看,同时一定要潜心揣摩。


同时,我也更加认识到了,为什么说萨特的自欺是哲学家、心理学家和文学家所具备的各种技能结合的成果。


另外,从对自欺的论述,也可以深刻体会到萨特对于现象学炉火纯青般的应用,以及现象学在挖掘本质方面的神奇。


一、知识准备


要想更好地理解自欺,就得顺着萨特的思想脉络理解。


因此,坤鹏论先和大家一起复习和学习一下相关的知识准备。


1.人是“自为”和“自在”的综合体


在《我们在黏滞中超越 最终成为生活的猎物》中,坤鹏论讲了,“自为”和“自在”的关系。


“自为”是指挥者,“自在”是执行者。


“自为”是理想,“自在”是现实。


“自为”总是期待着,由此岸的“自在”向前抛掷,横渡虚无,抵达彼岸的“自在”的那种理想状态。


如果成功到达彼岸“自在”,“自为”和“自在”就等于融为了一体。


也就是说,理想与现实相结合了。


因此,我们也可以说,人,是“自为”和“自在”的综合体。


萨特说,人,存在先于本质。


人的存在是“自为”,人的本质是“自在”。


“自为”,在是什么的同时又不是什么。


所以,人,必须是两者的结合,不可能只是存在,也不可能只是本质。


萨特明确反对在“自为”的引导、指挥下,人固化成了某种“自在”(本质),被禁锢成了单一不变的某物。


比如:有的人多年,甚至是一辈子,都只在一个单位一个岗位上工作,他就是活成了单一的本质。


2.人是真实性与超越性的综合体


(1)真实性


萨特又将“自在”称为人的真实性。


它包括:


我们的过去曾经发生的事实;


现在所发生的事实;


以及关于我们的存在的已知的事实,比如:你的出生地、你的父母是谁、你以前曾经干过什么、曾经在哪里工作等。


这些事实都是我们的意志不能改变的,它们都已成为客观事实。


(2)超越性


这个在《我们在黏滞中超越 最终成为生活的猎物》中讲到过。


超越性指我们能够超越现在所发生的事情等事实而思考,并把我们自己投向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的能力。


“人始终处在自身之外,人靠把自己投出并消失在自身之外而使人存在,另一方面,人是靠追求超越的目的才得以存在。”


人,不能纯粹依据“真实性”为自己定性,人,还有自己的未来计划,还可能根本改变自己看世界的角度和自己的性格。


正是因为有了超越性,所以“人仍旧在形成中”。


因此,我们也可以将人称为真实性与超越性的综合体。


3.人是不稳定的综合体


有句话如此说道: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幸好还有差距,不然,谁还稀罕理想?


这个差距就是“自为”和“自在”的差距,就是真实性与超越性的差距,差距=虚无。


但是:


“自为”总是自由地变化发展着,它有着超越特质,也就是总是要超越现在的“自在”。


“自为”总会遇到难以跨越的障碍鸿沟,而无法达到彼岸的“自在”,落入求而不得的境地。


正是这样的不稳定,使得人生就像心电图,起起落落,并非一条平稳直线,而是不稳定的波动前行。


所以,人是不稳定的“自为”和“自在”(真实性与超越性)的综合体。


二、字面上认知自欺


自欺是意译。


它的法文原文是:mauvaise foi。


直译过来就是坏的相信。


显然,从中文上看,非常难以理解。


也有人将其译为坏信仰,但是,这会让它成为完全的贬义词。


其实,mauvaise foi是一种介于真诚(bonne foi,直译为好的相信)和欺骗之间的状态。


欺,不应理解为欺骗。


萨特说,首先,自欺,是真诚的,是并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人处于一种半透明的含混之中;其次,自欺本身包含着对他人的态度。


《存在与虚无》的翻译者一直认为,被解释过的自欺虽然离原义不远,但还是不能很好地表达原议,对此特别不能满意。


三、什么是自欺?


在《存在与虚无》一书中,萨特给出了自欺的两个具有代表性的定义:


定义1:“逃避焦虑和是焦虑,完全不可能是同一回事,如果我为了逃避焦虑而成为我的焦虑,那就假设了我能就我所是的东西而言使我自己的中心偏移,我能在’不是焦虑‘的形式下是焦虑,我能有在焦虑内部虚无化的能力。这种虚无化的能力在我逃避焦虑时使焦虑虚无化,在我为逃避焦虑而成为焦虑时,这种能力化为乌有。这正是所谓‘自欺’。”


这个定义相当相当的晦涩难懂。


它实际要表达的是:


自欺是,对焦虑的否定态度。


焦虑是存在主义的重要概念。


对于焦虑,存在主义哲学家大都认为它是好事。


人有了焦虑才会激发“自为”,去自由,去选择,去冒险,去行动,去实践,从而不断实现可能性。


而自欺则是麻痹焦虑,所以,自欺等于禁锢自由。


萨特在这里面包含有两个意义:


一是,人不可能从内部(焦虑的“心脏”)直接否定焦虑,因为,逃避焦虑,并不能免去我知道自己在逃避焦虑的焦虑,“即逃避焦虑的焦虑”,除非我把自己混同于“自在”(物);


二是,在我是为了逃避焦虑的焦虑这一范围内,将焦虑本身虚无化,也就是根本否定人生焦虑的存在,这才是自欺的态度。


定义2:“应该选择并考察一种被规定的态度,这种态度本质是属于人的实在的,而同时又象意识一样不是把它的否定引向外部,而是把它引向自身。这种态度在我们看来就应该是自欺。”


定义2算是对定义1的深化。


其涵义是:


自欺的态度是意识自身否定自身的态度。


它不是把意识的否定力量投向外部世界,求得自由和超越。


而是指向意识否定力量(虚无化能力)自身,否定自我的自由和超越,使意识的存在成为某种自在的存在。


“在自欺中没有玩世不恭的概念, 而是自欺的原始活动是为了逃避人们不能逃避的东西,为了逃避人们所是的东西。”


自在的存在,指的就是固化的存在,像桌椅板凳那样的存在,只有真实性,而没有超越性,这种存在就是物。


四、自欺都有哪些形式?


前面坤鹏论讲到了人是真实性和超越性的不稳定综合体。


我们在思考自身的时候,经常会有以下两种情况:


要么否定我们的真实性的某一个方面;


要么完全否定我们的超越性的某一方面。


或者说:


要么将我们的真实性的某一方面肯定成超越性;


要么将我们的超越性的某一方面肯定成真实性。


也就是,把自己已有的认为成了想有的或者把自己想有的认为成了已有的。


这就产生了自欺。


在萨特看来,自欺的表现形式有多种,但基本可以划分为三种:


类型1:否定自我的自由和超越,自己否定了自己,把自己混同于无意识、无自由、无责任的自在之物。


类型2:自愿扮演和接受他人或社会所强加的存在角色,拒绝正视境况中自由选择的事实性。


类型3:就是所谓的“严肃精神”,指人们把价值视为某种绝对的东西,并依此给自己设置种种目标,去消极服从它,以逃避自己的自由谋划和选择责任。萨特将其与决定论相提并论,认为它也是一种隐藏人的自由本质的伎俩。


五、自欺和说谎的区别是什么?


自欺在外表上与说谎类似。


不同的是,说谎是向他人掩盖真情,自欺则是对自己掩盖真情。


萨特说:“说谎是一个超越性的行为。”


说谎有两个角色:我的存在(欺骗者,我的为他的存在);他人的存在(被欺骗者,他人的为我的存在)。


说谎者完全清醒地谋划谎言,以及他应该对谎言和被他篡改了的真情有完全的理解。


而他只需要他人能够把谎言看作真情就够了。


“通过说谎,意识肯定了意识的存在,从根本上讲,它是对他人隐藏着的。”


而在自欺中则是同一个人,“实际上,自欺之人是对自我欺瞒了真相。”“自欺本质上包含一个意识的单一性”。


萨特总结道:“自欺,并非由外向内触及人类真相。一个人不会遭受自欺之苦,也不会染上自欺之病,自欺不是一种情境。但是,意识却会主动自我欺骗。”


尽管自欺手段各种各样,但是,萨特坚信,自欺本质就是自我欺瞒的徒劳之举。


对实行自欺的人而言,他们深藏的关键就是,掩盖一个令人不快的真情或把令人愉快的假情表述为真情。


“自欺之人要么隐瞒悲惨真相,要么将快慰的虚假伪装成真相。”


六、自欺是对客体的评价


我们不会对自己下自欺的评价,如果我们知道是自欺,它其实就不是自欺了。


我们也可以对过去的我做出这样的评价,过去的我其实就是一个客体。


请您关注本头条号,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创始人为封立鹏、滕大鹏,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6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8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20亿。


标签: and   in   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