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理 > 古代也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这恐怕是闻一多最大胆的解读了

古代也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这恐怕是闻一多最大胆的解读了

佚名 心理 2020年11月12日

古代也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这恐怕是闻一多最大胆的解读了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一种受害人为寻求心理的安慰对加害人产生情感的一种病症。这种情节往往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感,甚至协助加害人。


我曾经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感受过这种现象,感受过这种压抑、扭曲,却又不得不形成的情感,所以在初读《终风》时,我突然就了解了闻一多先生对《终风》的评价——此诗反映了女子对于强者之被虐而又乐受的心理。


诗经·邶风·终风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历来学者对《终风》的分析都各有千秋,其中虽有考据,却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所以我们不追及诗歌的主人公或者作者是谁,只单从诗歌的本身入手分析。


首先,《终风》以风起兴。闻一多先生在《诗经中的性欲观》中曾经谈到,“雨”在春秋时期是有性暗示的作用的,而常常伴随着雨而来的风,也或多或少带着一点隐晦的含义,比如《谷风》中形容夫妻应该和睦,便用暮春的暖风起兴,而《终风》中写男方的暴虐,便用暴风起兴。


在风声猛烈的夜里,那个男人对我暴虐傲慢又放荡,我心中十分悲伤,可他却又不时对我嘻笑。


我渐渐开始思念他的到来,他不在的时候,我心中总有许多思念。


暴风猛烈,乌云遮日,我一觉醒来却再难入睡,无法排遣伤心,无法阻止思念。


从白话文的解释,我们至少知道一点,男人对女人的态度戏虐不定且过于暴虐,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丈夫人选,但是女人却似乎爱上了他,想念着他。


闻一多先生将之定性为受虐狂与施虐狂,他认为女人爱上男人不过是享受被施虐的过程。


但是经过现代心理学的研究与分析我们知道,并不是这样的,真正纯正的受虐狂与施虐狂的案例,是建立在双方地位平等,有一方可以随时退出的情况之下的。


而在古代的婚姻之中,女子处于天然的弱势,不仅仅是在夫家,更是在社会中,她们没有反抗的权力与诉苦的渠道,她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与服从,为了让这个服从更合理化,为了让自己能接受自己的行为,她们甚至需要在心中为自己的处境选择一个合理的解释,比如——我爱上了他。


因为爱他,所以我享受他对我的暴虐,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后悔,甚至还有一点想念。




在中国古代,很多女子其实是失声的,真正能发声的女子,必然有其身份与地位、亦或性格能力方面的优势,比如多情的鱼玄机,比如聪慧的李清照。


但在她们之后,其实有很多很多的姑娘,因为父母、因为社会、因为世俗的观念,在丈夫家中默默忍受很多她本不愿承受的对待,在发现自己可能承受不住的时候,将自己的心理合理化。


只要我能爱上伤害我的人,我就能心甘情愿承受伤害。


她们无法发声,她们只是沉默的大多数。


后世的我们,无法解救她们,却应该在读完《终风》之后,心有畏慎。


本文由一古文点小原创,每天会分享一篇古文,喜欢的朋友记得转发关注哟~




标签: 很多   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