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星座 > 袁树珊的传奇人生

袁树珊的传奇人生

佚名 星座 2020年11月14日

袁树珊的传奇人生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命理一说无论古今中外皆有其谈。人生在世匆匆百载光阴,似由诞生之时一切便早已注定,无论贫瘠富贵、生死福祸,又或者人的一言一行皆有迹可循。通俗而言,命理即是人的一生当中应有尽有的宿命。


纵观远古时期的占卜抑或是今日的求签问卦,这些皆在命理学的范畴之内。究其本质,命理学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在于通过总结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以及所谓趋凶避吉导致事物走向变动而产生的。


也就是说综合各项因素做出对未来的预判,而“知晓未来”的人心理潜移默化之间朝着这个方向作出改变。


一、为委员长算命


命理学的真与假,局外人终究难做定论,即便涉身其中者亦是对此玄之又玄。或许正是这份神秘感,奠定了当今社会无数人仍旧对于算卦问卜趋之若鹜。


对此其实早在民国时期便有一位命理学大师做出了一番说辞,“来向星相家请教的不外三种人:一是受到重大刺激;二是痴迷于名利;三是走投无路,所以不得不察颜定色,善为指点。”从他的总结之中不难看出,所谓命理学其实依旧奠定在事物客观发展规律这一基础上。


而说出这一番惹人深思的话之人曾经给委员长算命,此事背后乃是命理学大师袁树珊的传奇人生。


彼时镇江星相命理学界之中,袁树珊早已是声名鹊起,广为人知。因此不计其数的社会名流、达官贵人纷纷慕名而来,想要求得袁树珊一卦,以求趋避吉凶。


痴迷于命理一说的并不限于某一社会阶层,纵观古代上至王侯将相,下至黎民百姓,对此皆是趋之若鹜。尤其是那些富贵之人,愈发对此深信不疑,而何应钦便是其中一人。


何应钦


何应钦经由旁人介绍找到了袁树珊,为自己的今时明日求得批命之后,便为袁树珊的学究天人、神机妙算而折服。


而何应钦身为民国大员的同时,又是委员长的心腹,委员长恰恰对于命理之说颇有兴致。在何应钦倾力举荐之下,便有了袁树珊为委员长算命一事。


即便是面对委员长,袁树珊先生依旧胸有诗书气自华,始终不卑不亢,言谈之间条理有序,对于批命亦是毫无避讳的坦而言之。因此,虽无人知晓袁树珊为委员长作出了怎样的批命,但委员长对于袁树珊的欣赏却是迅速传开。


本就客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袁树珊经此一事之后,愈发声名大噪,继而门庭若市。人人皆以求得袁树珊批命为荣。


除此之外,求得他批命之人亦是不胜枚举。他曾为吴佩孚作批命,以至于吴佩孚对他推崇备至,甚至于派人邀请他出任幕僚,然而素来无心于名利的袁树珊最终婉拒。


吴佩孚


亦曾有传言说他曾为孙中山算命,不过具体真假殊难考证。除却这些广为人知的军政大人物,袁树珊也曾为诸多其他领域人士算过命。


他曾断言国民政府一位营长郭岐:郭先生是军人,四十岁之时可升少将师长。此后将有一场沙漠作战,因此战失败,或有性命之忧。不过,最终仍能顺利脱,从此一帆风顺、后福可羡。


而他这一谶语居然真的在未来一一付诸于现实,令人啧啧称奇,却又不知其间来龙去脉。


彼时民国京剧三大家之一马连良亦曾在离开香港去往北京之际,就自身前途问及袁树珊。对此袁树珊只言“尚有十五年福运。”据此十五年之后,马连良迫于时代之无奈遭受迫害,郁郁而终。


由此可见,这位命理学大师袁树珊并非是浪得虚名,抛却命理学本身的真假成分,只看学问而言,袁树珊便当得起大师之称,而奠定这一切的正是他自身的学识渊博。


二、学究天人、神机妙算


贯穿袁树珊一生的乃是“术士”“中医”两大职业以及“算卦问卜”“兴办义学”两大事业。这些共同铸就了大师袁树珊的传奇一生。


袁树珊本就诞生于医卜世家,自幼受家学、家风之熏陶,深谙于医术、经术、卜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素来“万法自然”无论任何学术皆是存在着一定的自然规律。袁树珊所精通的这些事物皆属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其中至理一定程度上触类旁通,皆是自然之理。


除此之外,袁树珊毕业于北京大学,又曾留学日本攻读社会学。在完成学业之后,便返回国内继承家中大业,探究中医与命理两大学问。


袁树珊一生之中著作颇多,在中医方面有着《医门集要》、《养生三要》、《生理卫生》等风。而命理学上则有《命理探源》、《六壬探源》、《命谱》、《标准万年历》等,当然还有一本最为著名的《中西相人探原


身处于民国动乱时期,袁树珊的所作所为一定程度上挽救了中医与命理两大学问的未来。彼时的民国政府受到西方文化影响,一度有人主张取缔中医与命理两大学问。而袁树珊却通过自己精湛的中医水平挽救了即将遭受打压的中医。


汪精卫便是主张废除中医的人士之一,却恰逢他的母亲身染重疾,以西医的方法久医不治,而袁树珊却是通过妙手回春之技艺,治好了他母亲的顽疾,因此而改变了汪精卫的想法,一定程度上扭转了一些人对于中医的看法。


至于挽救命理学,便在于《中西相人探原》一书。他通过引据中西方经典以及史实等,倾尽自身学问造就这一典籍,以此改变了人们对于命理学的认知,扭转了时局。


三、兴办义学


除却中医、命理两大学问加诸于身铸就了袁树珊的学究天人之外,他兴办义学的举措亦是广为人知。


纵观他的一生亦是如此,他素来不爱财、不聚财,自称“薄负时誉,粥有资。”言下之意,便是对于声名美誉、荣华富贵看的淡泊,只要有钱食粥饱腹即可。


而他一生为崇拜的两个人莫过于武训先生以及伏羲。武训先生终生行乞兴学的往事令他动容,而伏羲则是出自于中华人文先祖以及命理学开辟者的地位而敬仰。因此,他一直想要办义学以及建一座伏羲庙。


由此便有了他积攒财富在家乡置办“卧雪小学”一事,卧雪之名出自于袁安卧雪这一典故。这一小学面向所有适龄孩子开放,不收取任何的学费,除此之外笔墨纸砚等一应工具皆有学校来提供。


为了维持学校开支,他购置了20亩田地,将其中16亩交由附近农民耕种,收得租金用于学校开支。另外4亩作为学生们的实验田来使用。


他的这一行为引起了附近人民的广泛响应,群众齐心协力修桥铺路,共同为孩子们铸就明天。奈何后来因为日本军入侵,经济严重受挫,卧雪小学苦苦维持之下,终其一日迫不得已停办。


他的另一夙愿伏羲庙已经在建,眼见义学停办,袁树珊果断的将伏羲庙作为校舍,创办伏羲小学。却又因彼时的袁树珊亦因日本军侵华社会经济崩溃而囊中羞涩,所以实在独木难支,迫不得已要向学生们收取一些学杂费用。


为此袁树珊抱憾终生,在学校里挂上了一块匾额,其中手书“不如武训”。袁树珊先生的高风亮节,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其德行亦是让不少人羞愧难当,只能够望其项背。


纵观先生一生,可谓是一代传奇。无论是命理学以及中医的造诣以及遗留给后人的典籍,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而他视金钱如粪土,倾尽浑身解数斥资兴办义学的壮举亦是令后人难以忘怀。或许在他眼中因向学生收取少量学杂费而羞愧难当,但是在后人看来,并非如他所言“不如武训”,而是“其人堪比武训尔。”


标签: 以及   理学   中医   委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