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黑话 -你还觉得他们是“地下摇滚之王”吗简单聊聊Joysid

黑话 -你还觉得他们是“地下摇滚之王”吗简单聊聊Joysid

佚名 音乐 2020年10月27日

黑话 |你还觉得他们是“地下摇滚之王”吗简单聊聊Joysid

在去年的《乐夏》中,刺猬借着节目的机会,带着观众重回14年前的D22,回到一去不返的北京地下摇滚的时代。




而当时,站在D22最中央的,便是joyside


D-22某晚演出海报,参演乐队分别是:joyside、hedgehog(刺猬)、fire balloon


《your city is a desert to me》—— 燃烧




乐队最早成立于2001年,最初的成员是边远、刘昊和辛爽。在摩登天空发表两张专辑后,乐队的成员逐渐稳定:主唱边远,吉他,贝斯刘昊,鼓手关铮。


从左至右依次为:关铮、刘昊、边远、虹位


在节目《乐夏2》中,节目组引用了记录片《破碎》中的大量片段来展现2009年前的joyside,这几个物质匮乏至极,精神却又无比富足的年轻人,不畏天地,不顾一切,凭借一股倔强存活在属于自己的摇滚世界里。


Your City Is A Desert To MeJoyside - joyside


除此之外,我们从两部分别由德国人和美国人拍摄的纪录片《北京浪花》以及《颓废的东方》中都可以看到,生活在北京的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清河的joyside,用最低廉成本维持生活,用最迷醉的精神面对夜晚。他们活跃在北京无名高地酒吧,用酒精与不顾一切的劲儿,用最纯正的西方朋克,征服所有来到现场的年轻人。




无名高地酒吧,没有硝烟的音乐现场,原创音乐基地




那时候的joyside永远醉着,似乎随时随地都处在思维飞翔的状态里。他们的演出风格,和他们秉持的朋克精神一样,在舞台上肆意,醉了便倒下,像一把熊熊炬火,把台上台下都烧个精光。



这样的joyside,是整个中国早期摇滚乐的形象代表,又脏又穷,又真又倔,敢爱敢恨。



他们在歌里唱着,“你的城市对我来说是一片荒漠,没有一点光带来希望,没有一点光,温暖一个暗夜的游魂,更没有带我回家的路。”joyside用躁动的朋克音乐演绎人生幻灭,用放荡的醉意吞噬悲伤,用汗水取缔眼泪,用年轻的火把照亮北京的星空。



就这样,joyside一路高升,将巡演的脚步一直延续的海外。






《The last song for the endless party》—— 告别


2009年,在乐队最辉煌鼎盛的时候,joyside以这首歌为题,在Mao举办了告别演出


那天夜里,小小的场地里超负荷运载了大量的观众,人与人紧紧挤在一起,在旋律的作用下,观众们在巨大的能量下几乎被扯成碎片。那个最后的告别之夜,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不舍与泪水,伤心与不甘将livehouse夷为平地。




一支乐队,尤其是那些充满着理想与虚幻色彩的乐队,不论多么有灵气,有冲劲,似乎都要面临解散的问题。早期和joyside一起登上无名高地的舞台的,还有如今火遍华语乐坛的五月天。相比之下,joyside的执拗与理想主义,强烈又耀眼,像最纯真的孩子。他们的身体在生活中烂醉如泥,可意识却永远属于太空。


分别注定是成长的历程,而这一别,就是十年。


乐队解散前的最后一张合照


这十年来,joyside的成员们各奔东西,创业、扶贫、尝试新的音乐,他们在不同的角落里用自己的双眼观察生活,学着用精神与生活连结。


如今的joyside,已近中年的身体中跳动的,仍然是当初最纯真的那颗心脏,与之不同的是,它更温柔,也更坚韧。


如再听这首歌的时候,心中更多的是激动与希望,因为正如歌中所唱,这的确是一个endless party。joyside本身,就是一场永不停息的派对。


歌的尾声传来人群的欢呼雀跃与纵情大笑,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举着酒杯与爱,随着音乐,纵情挥洒自己的热泪与坦诚。


我们从不畏惧结束,因为摇滚乐从不终结。


人们都说,重组的joyside变味了,新歌《太空浪子》不再朋克。可我认为,用曲风定义乐队,这本身就不公平。






如果说千禧年的joyside唱的,“是虚无,是星空,是宇宙”,那么新世纪二十年代的joyside,就没有变。


正如上文所说,一别十年,当年放荡不羁的乐手们,比我们走了更远的路。




对于宇宙的思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愤怒,悲伤,最后是爱。这过程需要每个人脚踏实地的走过去,没有人可以代替。




当我们的主流文化停留在定义化的“精神”里,当我们拥护“丧”背后的美学价值时,我们忘记的,是真实。



你问一百个一千个摇滚乐迷,摇滚乐究竟是什么,大部分人都会认同是真实。不幸的是,大部分人,也只认同他们自己看到的真实。



joyside在新的作品中,仍然在展现自己眼中真实的世界。乐队的失而复得,生活的颠转流离,都让他们看见了宇宙的无极包容,他们比我们率先在宇宙中看到爱,看到这个归纳万象的主题。可以说,新歌里描写的世界,就是现在的joyside。



从始至终,joyside是宇宙的浪子,他先我们一步醒来,召唤我们,回到太空,“一往无前,一去不返。”




标签: id   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