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隐秘而珍贵的云南音乐地图,近人可读(一)

隐秘而珍贵的云南音乐地图,近人可读(一)

佚名 音乐 2020年10月30日

隐秘而珍贵的云南音乐地图,近人可读(一)

你喜欢的歌手 消失在南京 彼此静默


你热爱的诗人 隐活于昭通 手握寸铁


*SOUNDS OF SILENCE*


把最柔顺的曲调来刻画弯路里没路的人


当歌声四起它应该是怎样的陈述句


——腰乐队


还好还好


我们还有昭通


还有寸铁(原腰乐队)


今年他们新专辑卖到两三千元一张


算是有史以来中国最贵新专


被戏称为滚圈理财产品


贫穷的猴子内心


不知怎的居然泛起一丝欣慰


中国最贵新专辑 MADE IN YUNNAN


寸铁《近人可读》


云南的小众歌手隐秘珍稀


如今终于也有遥远的知音


以往它们多数只是


近人可读 近人可听


往往等失去了外界才追悔莫及


(就像最近陨落的佤族歌者阿妹)


所以,FUN肆制作了份云南音乐地图


准备带你走一遭


独一份的云南灵魂之旅


寸铁(腰乐队)


坐标:昭通


代表作品:《硬汉》《晚春》《公路之光》《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认识腰乐队以前,很多人眼里的昭通只是座灰头土脸的五线小城。地处云贵川三地交接处,偏安云南东北角一隅毫不起眼。其实,这里坐拥三座水电站,碳和硫产量全云南第一,颗粒物含量略高的空气孕育过不少家里有矿的富家子。但该城某些区域的贫穷和野蛮风气,一提起来仍让本省人闻风丧胆。


和无数个其它18线小城一样,这是一个一心努力想变得有钱,但也难免迷失于油腻的小城。直到腰乐队(如今的“寸铁”)横空出世,昭通才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也正因为昭通非典型的普适性


也才默默孕育出了体贴众生


用音符刻画下浮世绘的诗人乐手


腰是一支冷峻的乐队,好像在用音乐思考,有时也写一首诗,唱出眼泪,充满对周遭的悲悯和质疑。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一切都指向真实和平庸之恶。关键是,曲子旋律也很好听,并没有因为表词达意而背离音乐性。


做为一支经常在百度上搜不到歌词而靠小众人群口耳相传的乐队,腰似乎把我们带回了文字还没有大规模传播的荷马史诗年代。盲眼诗人荷马看不到亲笔写下的文字,腰乐队看不到互联网上若隐若现的自己的歌词。只不过荷马致盲很可能是物理原因,而我们的时代,大面积让人瞎。


有人说他们充满了真正的摇滚精神,但他们只说自己是云南音乐的“怪胎”。


诸如《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这类作品,还真挺难定义的呢。歌手思考的问题不应该是“究竟应该怎样让更多的人来听歌”“怎样用音符排列布阵出最大流量和金钱”吗?而他们


——


“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此刻站在你面前的可能是一堆堆兴奋过度的大便女生和他们长期公费洗脚的公务员爸爸……我亲爱的你们会象需要一个烧饼和一个安全套一样需要一次免费的摇滚吗?”


图|Boning大魔王


昭通如此平凡的小城却拥有了腰,可能不是上帝掷骰子,而是一群诚实的人恰巧遇到了音乐,用歌声记录了一幅当下最普遍的浮世绘。


山人乐队


坐标:昆明


代表作品:《三十年》《三十年后》《朝九晚五》《香格里拉》


昆明向来深藏不露,外界对这里的印象是温润、闲散、漫不经心,不曾在这儿软磨硬泡,你很难注意到一个经济和文化上的边陲城市,会分泌如此大量的文艺多巴胺,激活着数百个大大小小的乐队和音乐人组织。


无论说唱、摇滚、民族还是通俗流行,这里的人们很善于唱自己写的歌,这是一件很酷的事。


这个或许和云南有太多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有关。音乐和生活场景交织成为一种日常,多元文化的碰撞,让这里的音乐版图呈现一派风格迥异、活泼野生的景象。


充斥赛博朋克光影的夜场,你可以听到黑怕和山歌小调的无缝连接,摇滚与彝族酒歌相得益彰,这是属于昆明人的自得其乐,在全国上下都很难找出第二家。


看看山人乐队就知道了,一群玩摇滚出身的人,最后又走到了民族、原生态的世界音乐之路上,他们用一些奇特小众的乐器,融合了云贵地区原生态民乐、摇滚、雷鬼与Ska等元素,从全省各个少数民族原生音乐中汲取营养,又用创新融合的新音乐形态匹配着滋养过他们的故土。


说到底艺术是超越更是回归,回归到最真实舒适的自我呈现上来,就会拥有一批心性相通的同类。


玫洛格


坐标:普洱


代表作:《通撒美》《看着你像吃肉一样开心》


没有华丽的废话,看着你像吃肉一样的开心,看不着你即使喝酒也没心情。这是离大山很近、离崖洞很近的佤族人的爱情,这也是佤族乐队玫洛格传递的并不专属于农耕时代的豁达纯真。


玫洛格,云南普洱佤族地区的一支以佤族鼓神名字命名的乐队。在北回归线上最大的一片绿洲,在北纬24°负氧离子多到醉人的城市,玫洛格的声线回甘绵长,让很多人知道了普洱不只有普洱茶,普洱还有绿橄榄。


橄榄树结果了成熟的橄榄终将落下为迎接来年新的橄榄生命亦是如此是结束也是开始是喜或是悲都是天地自然山水之恩赐。


在玫洛格主唱阿妹的歌声中,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历程如此相似,无论是橄榄树还是人,结束也是开始。


阿妹是著名佤族声乐家和云南独立音乐、佤族民族乐和摇滚乐融合的领军人物,早年是杨丽萍“印象云南”的领唱和领舞,最近因病生命走到尽头。这首歌不知道是像挽歌还是预言,安慰着世人一切并未终结,她只是走出了时间去向一个人们暂未知晓的地点。


德宏老爹


坐标:德宏


代表作:《雨和三号线》《和故事一起旅行的笑笑》《浮光列车》


德宏在云南省西部中缅边境,难道是边境多出说唱诗人?


我不知道。德宏老爹知道。


写歌像写散文诗,边境说唱诗人这个称号我只想颁给德宏老爹。


虽然猴子没去过德宏,但已经通过老爹了解了芒市的雨和三号线,了解了那里的公交末班车,夜间慢得像步行,车上会有回寨子的傣族少女坐在窗边数玻璃上的雨滴。


可能受滇南少数民族地区多信仰佛教的影响,老爹整个人乍看起来是比较佛的,甚至于这些年很少看到他的踪迹。但是去听听他的歌,这人心里有股南亚热带季风躁动地刮着。


他抱怨“生活像个婊子发起情来不懂得适可而止”,他疑惑“找不着善良跟遭遇的平衡”,他也会为变化中的故乡哀叹,“我乘着暮归的火车,朝着南方飘来的芬芳;火车带来了希望也撞碎了路旁那些埋着记忆的村庄……”


老爹的叙事rap 独特也朴实,还有一丝丝撩人。他的歌里有热带的南方小城,淳朴的故人,莽撞的少年时光,以及浓浓的乡……很惋惜他在乐坛的隐退,因为猴子觉得,他歌声里的德宏故事远远没完结。


满舒克


坐标:曲靖


代表作品:《My Heart Will Go On《Day love night》《慢慢来》


曲靖素有“滇黔锁钥”、“云南咽喉”之称。


而满舒克就是云南的“独特咽喉”。


他的style一点儿不少数民族,他代表着云南新生代的开拓和摸索,他唱rap。


虽然很多人觉得他的风格太抒情不够犀利,但仍不妨碍他成为云南走得最远的说唱歌手之一。


“做我的猫,无意间让时间放慢;就做我的猫,享受每分每秒”,或许是被家乡小城的温柔与低调渲染,他做出来的音乐有很多都是暖暖的低吟浅唱。


看到一条评论大意是说满舒克这人啥都好,就是音乐不像Hip-Hop。目前说唱爱好者的群体里,存在这样一种现象,把很多人都喜欢得rapper神话,把另一种风格的rapper打入谷底,从来都没考虑过Hip-Hop原本就是开放和包容的。


在音乐中偏爱旋律的满舒克让我们重新认识了更抒情的Hip-Hop音乐,他的歌里没有大众印象里Hip-Hop的暴戾与攻击性,反而更多是温婉的情话和都市的生活,温柔的Hip-Hop也可以打动很多人。


我们都会《深度失眠》,不要忘了《Day love night》。如果生活太苦,就来满舒克的歌里躲一躲吧。


新秀


坐标:大理


代表作品:《街头霸王》《她妈妈不给机会》《独苗》


如果你以为大理只有风花雪月和秀丽风光,那你小瞧它了。大理自古以来不仅是云南的文化经济重镇,更被称为“亚洲文化十字路口”,著名的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在此地交融,地理上的枢纽位置和多元文化的碰撞交融,让这里尤为开放、包容,吸引着世界各地的背包客、艺术家和学者来这里旅游、生活。


所以,大理长久以来吸收运用外来文化的能力非常卓越,近年来从这里走出的年轻歌手、舞者,不乏许多玩舶来文化玩得极致顺溜乃至在全国都有名气的,就比如rapper新秀。


“山对山来岩(ai )对岩 大理古城我最爱 外国他有汉堡卖 我们大理有烧饵块


……”


在大理rapper们的歌里,你可以感受到一个不一样的大理,不一样的云南。而把hiphop混搭进少数民族的传统山歌小调,也算是云南对宠爱它的世界发出的一点小小回响吧。


绿橄榄乐队


坐标:丽江


代表作品:《你的烟熏到我没关系》《滇》《所有散落凡间的星》


试过思绪混乱的时候听一首后摇吗?尤其是来自丽江的后摇。自带那种白云缭绕在高耸雪山、乔木植物橄榄在舌尖回甘的气息。


在夜间灯光刺激又暧昧的大研古镇,在歌手们提及汪峰言必称“老师”的喧嚣夜店,在你茫然于这究竟是古城巷道还是三线城市夜总会一条街之时,你会很惊喜听到一首来自本土乐队绿橄榄的原创音乐。


不能说立刻,只能说马上,让原以为误闯蜘蛛精缠丝洞的你略微平静下来。


绿橄榄是有这样一点儿小魔力,特别是在那个对外来商业和文化欲拒还迎、像是在自己的原生文化中迷了路的庞杂丽江之夜。他们的音乐终于能让猴子得到一口喘息。“你的烟熏到我没关系”,不愧是丽江人写出的音乐,一个标题,感觉精准捕捉到了丽江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


未完,待续


……


你喜欢听哪些?


还想读到谁?


可以在文后留言说说


FUN肆,只做全昆明最好的文娱消费报道


&最热青年话题


标签: 云南   音乐   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