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说唱新世代》即将收官 用歌声诠释什么叫“万物皆可说唱”

《说唱新世代》即将收官 用歌声诠释什么叫“万物皆可说唱”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07日

《说唱新世代》即将收官 用歌声诠释什么叫“万物皆可说唱”

由哔哩哔哩自制并独播的说唱类综艺《说唱新世代》于9月12日晚开启首次公演,截至目前,《说唱新世代》总播放量已突破1.2亿,弹幕数超过240万,豆瓣评分达8.9。


区别于同类综艺,《说唱新世代》秉持“万物皆可说唱”的节目理念,鼓励选手表达对自我的思考和对世界的关心,为自己和所在的群体、世代发声。


《说唱新世代》的舞台作品呈现出兼容并包的多元化与多样性。


“汽油队”作品《We We》着眼包括金融危机、九八抗洪等20世纪90年代国内外大事件,延续beat《AMANI》创作者黄家驹的情怀,传达“和平与爱”的世界主题。


“花季男女生队”作品《恋爱的麻烦》则着眼生活周遭的小事,加入百老汇式的戏剧风格表演,反映年轻一代从恋爱到结婚遭遇的阻力与苦恼。


“精神大伙队”作品《有个霸王》融入传统民乐曲风、方言唱腔与霸王别姬的历史故事。


《说唱新世代》节目组在社交平台上官宣加更,下周六晚半决赛,下周日晚八点总决赛,也就是说《说唱新世代》将在下周正式收官。往期各位选手的表现已经足够精彩,总决赛选手们更是会拼尽全力,这样高水平的对决无疑令观众更加期待。


让我们回顾一下


各位选手诠释“万物皆可说唱”的精彩表现。


在第一期节目中,歌手陈近南演唱了一首《来自世界的恶意》,引发网友共鸣。


2019年5月,歌手陈近南收到了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粉丝发来的消息,粉丝说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懂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恶意满满。这位粉丝确诊有严重的抑郁症,但是同学和父母都不理解,只是觉得她"作"。陈近南听了以后很心疼,把小时候曾经遇到的事情讲给她听,给了她支持和鼓励。


“也许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在小的时候,青春期这段时间,很容易不开心或者有一些心理问题,他们也需要鼓励和安慰,但是我又不能一个个和他们讲我的故事,鼓励他们,所以我就创作了这首歌《来自世界的恶意》。”


陈近南说,“也许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感受过‘来自世界的恶意’,我们要勇敢地面对它、克服它、战胜它、不要害怕。也许当你战胜了它,你也会觉得,来自世界的恶意不过是一场闹剧,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在这条路上你觉得辛苦,觉得困难,觉得支撑不住了,至少还有一个播放器里的声音会陪着你。”


第二期Doggie演唱的《Real Life》,是针对校园霸凌、高考冒名顶替等社会问题。


歌名显得耐人寻味,“Real Life”,有阳春白雪,就有阴毒脓疮。这鲜血淋漓的内核和彻底的反思,才是说唱该有的愤怒。


第九期节目是25进13晋级战,选手们冲击半决赛,预想到会赛况很激烈,但《书院来信》这样的作品,还是远超出了大众对于说唱的普遍理解。


从没想过,会在一档hiphop综艺节目里,看到关于“豫章书院”的内容。这样一个遍地魔鬼的人间地狱,当初单是看到报道中的文字,就已经足够令人发指,更别提那些被父母送进去的所谓“问题少年”,内心是有多么痛苦绝望与无力。这个满载绝望悲凉底色的事件,被rapper圣代写进了这首《书院来信》,带到了《说唱新世代》舞台里。歌词中,他把自己假想成是豫章书院里一个绝望的孩子,以一封写给爸妈却未能寄出的信,作为诉说整个故事的逻辑载体。


因为是在书院监禁下写的书信,身上被打得红一块紫一块,却只能隐晦地表达成蚊虫叮咬;深夜里被折磨得痛不欲生频频惨叫,在信里也只能解释成是洪亮的读书声。


书院里的孩子,不听话就会被狠毒的教官用所谓的“龙鞭”惩罚,然而想要和爸妈诉说痛苦,却只能写成是“老师辅导/腰带很长。”


在表演这首《书院来信》时,为了呈现出豫章书院里的孩子们真实的压抑与绝望,圣代在舞台表演时自己扮演了被监禁的学生,而他的旁边则是从头至尾站了一个戴着摄像头头套的人,全程演(写)唱(信),都在摄像头的全方位无死角监视下进行。


听完歌“从头看一遍”才发现,原来整首歌每句话第一个字连起来,才是这封没有寄出的求救信的真实内容。震撼、愤怒又无力,原本是一封未能寄出的求救信,到最后却变成了看不到希望的决绝的“遗书”。


提起说唱,可能很多人能联想到的都是狂拽不可一世的rapper、纸醉金迷的生活以及diss来diss去的愤怒表达。


然而就像《说唱新世代》见证官李宇春在节目里讲的那样,“diss不是嘻哈唯一的面貌”。“很多人以为diss是嘻哈的面貌,是唯一的表达方式,来到说唱新世代才发现可以通过音乐创作和说唱诠释爱和善意,这非常让我觉得动容和骄傲。”


大家似乎从未想到过,中文说唱可以这么玩,抑或有这样的格局。这几首歌或许可以这样形容——


说唱可以不炸场,但它要够新鲜;说唱可以不炫富,但它要够颠覆;说唱可以不快嘴,但它要够洒脱;说唱可以不OG(Original Gangster,匪帮元老,姑且理解为大佬),但它要够有趣;你也可以不有趣,但是不是可以考虑,有意义?


总之,这是万物皆可说唱的另一面——没人能定义说唱。这是说唱最令人兴奋的部分。


中文说唱的新世代选手,声音来自身边的生活,不再是舶来文化的影子,也不再是对经典的遵循或模仿。就像B站神曲《普通Disco》那样,新鲜,颠覆,有趣,洒脱。


综合自: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三联生活周刊


图源:《说唱新世代》节目、《说唱新世代》官方微博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标签: 世代   可以   说唱   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