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迷墙》25周年:英伦摇滚的光辉岁月

《迷墙》25周年:英伦摇滚的光辉岁月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10日

《迷墙》25周年:英伦摇滚的光辉岁月

2020年,为了庆祝绿洲第二张大碟《(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问世二十五周年,乐队发行了圈钱限量版专辑。有趣的是,这次的豪华纪念专辑还附上了诺有缸创作《迷墙》时的歌词手稿复印件,这首歌的重要性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


Oasis


文:钻狗


编:左春春




神速诞生的金曲




对于一首永恒的经典来说,《迷墙》的录制过程似乎太快了。那年五月的某个星期二,诺尔用一部同步录音机录好了原声吉他部分。绿洲的新鼓手阿兰·怀特(Alan White)加录了自己的部分,随后诺尔又录了额外的吉他片段(包括电吉他的部分),还自己录了贝斯。


为了让歌曲听上去更加舒缓,节奏吉他手保罗选择了一台美乐特朗键盘。这台键盘是神韵乐队在洛克菲尔德录音后留下的几台之一。


洛克菲尔德录音室


当晚歌曲已经录得七七八八了“那真的有点快。”录音师欧文·莫里斯(Oven Morris)回忆说。“诺尔完整地弹那首歌的时候,不知道桥段部分该如何处理,他问我哪个比较好,我跟他说简单点的那个好。


那差不多就是一分钟内决定的事。整个过程没有太让人头疼的地方。”(据莫里斯的回忆,利亚姆不太高兴,因为贝斯手保罗未参与这首歌的录制,他对莫里斯说:“这就不是绿洲了。”)


第二天早上,利亚姆喝了点茶,吸了几口烟,然后坐在了麦克风前。“那时候,诺尔会弹着原声吉他,把整首歌唱给利亚姆听一遍。”莫里斯说,“所有的歌词和一些他刚写的旋律只唱一遍。




然后利亚姆就走进录音室,就能把歌完整地唱一遍。而且从头唱到尾一字不差。我觉得太神奇了。录《迷墙》的时候,他说‘我现在开始唱了!’我记得他好像就录了三四次。人们问我‘录音现场多可怕?’我说‘我们只是在工作罢了。’


Liam Gallagher


利亚姆也记得乐队录音效率很高“我总想去泡吧”他说,“只要我一录完歌,我就会奔向最近的酒吧。我不想坐那儿看其他人摆弄吉他和扩音器。”第二天稍晚,诺尔又在歌曲的结尾加录了段钢琴,用的是库茨魏尔键盘来模拟管弦乐。


听混音的时候,利亚姆告诉莫里斯自己的人声太大了,应该降低分贝。“这是他唯一一次这么说。”莫里斯笑着说。




成功打入美国市场




整张专辑录完,莫里斯向绿洲乐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迷墙》和绿洲其他作品非常不一样,这首歌够不够摇滚呢?他们告诉他不要担忧。只要是利亚姆唱的歌,那它就是一首摇滚歌曲。


罗素当时在绿洲的厂牌Creation工作,她说“很明显这首歌肯定会成为一首大热单曲。我看到了它的商业价值,一下子就意识到这会成为一首摇滚圣歌。


它道出了很多人对心爱的人想说的话。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这首歌就帮了他们的忙。”




莫里斯还记得Creation的老板阿兰·麦基(Alan McGee)——他当时已经不怎么参与公司事务,还在和药物滥用作斗争——告诉这位制作人“这首歌肯定会大火——把钱都投上去。”


Noel Gallagher


《迷墙》却不是《(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专辑的第一首单曲,《Roll With It》有幸成为了第一首专辑打榜歌曲,随后是《Some Might Say》。


但这首歌却是这张专辑里最火的歌,在美国尤其火爆。这首歌在美国音乐榜单最高升到了榜单第九名,雄踞公告牌另类摇滚榜首席九周。这首歌不仅得到了酒吧摇滚粉丝的青睐,更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对于绿洲的集体回忆。


利亚姆回忆说:“有些歌人们一听就会喜欢上,我想它也是那样的歌。”与此同时,Mike Flowers Pops的翻唱在英国走红,也增加了这首歌的传唱度。


“我记得走进任何一间酒吧,就会看到人们一边跟着点唱机唱这首歌,一边挥舞着手臂。”Creation当时的管理总监蒂姆·阿伯特(Tim Abbot)说。


Oasis


摇滚时代的最后荣光



尽管绿洲乐队在随后的日子里经历了几段混乱不堪的时期,但是《迷墙》却经住了时间的考验。在2008年,这首歌成为了绿洲和Jay Z不和的焦点。


得知这位饶舌歌手将在当年的格拉斯顿伯里压场演出这首歌后,诺尔开玩笑说:“Jay Z ? 对不起,没门。格拉斯顿伯里向来是吉他摇滚的天下。嘻哈乐不应该出现在格拉斯顿伯里的舞台上。这是错误的。”


在这场音乐节上,Jay Z脖子上挂了把吉他登台,跟着绿洲的录音唱着《迷墙》(台下好多人也在跟着唱)。在随后的一场麦迪逊花园演出中,Jay Z又唱了一遍《迷墙》,还加了段说唱“绿洲的那个哥们说我弹不了吉他/有人应该告诉他我他妈是个摇滚明星。”


Jay Z在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上表演《迷墙》


这么多年来,诺尔对这首歌一直都很无感。“全世界任何一个你能叫得出名的城市里,都有人会唱《迷墙》”他最近说道,“我并不怎么喜欢那首歌——我觉得《Cigarettes and Alcohol》比它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去年他告诉《滚石》杂志:“所有伟大的艺人都有代表作。很幸运,我有五首。搞笑的是,这首歌妈的根本就不是我最喜欢的歌。”


利亚姆承认他也厌倦过这首歌“在不少演出上我都会说‘这首歌有的人可能不喜欢,但是每个人都对它很狂热。我现在很喜欢表演它。你不演它,所有人就立马走开了。人们花了大价钱看演出,你应该使出浑身解数。这首歌超越了我们本身。”


现年52岁的莫里斯如今在哥斯达黎加过着开心的退休生活。这得多亏了那首歌和专辑的版权费。Sony公司从来没有公开版权费收入,但是《迷墙》出现在了披头士电影《昨日奇迹》,雷诺公司的广告和美剧《罗斯威尔》中。


Noel & Liam


利亚姆承认了诺尔作为创作者拿到了最多的版权费。“我什么都没分到。”利亚姆说,“所以我到现在都很穷。出版商根本没来找我。如果我也拿到那么多钱,我会像他一样不要脸。”


对罗素来说,《迷墙》意味着实体唱片产业不可思议的那一面,和加拉格尔兄弟早期台上斗殴一样离奇。那时候,有人告诉她这张专辑卖了差不多两千五百万张——这个数字现在看来令人难以置信。“


当时人们对于实体唱片真的很狂热。”罗素说“这种辉煌不会再有了。阿黛尔和酷玩乐队都是很棒的艺人,他们也很受欢迎,但是他们不会像绿洲这样卖出这么多专辑。那样的时代,情境,风潮,是难以复刻的。那首歌毫无疑问是他们卖得最好的一首。”


Liam Gallagher


《迷墙》可能是我们所说的摇滚世代的最后一首经典了。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只有几首摇滚歌曲——比如说鲍勃·迪伦的《To Make You Feel My Love》——可以和早期的经典摇滚歌曲相提并论。


利亚姆·加拉格尔也认为《迷墙》的成就达到了一定高度“我知道你在说啥——这首歌肯定是首经典。搞笑的是,我都不会在吉他上弹这首歌,而且这首歌可能是最容易弹的歌之一了。人们在聚会上会说‘弹啊!’我回答说‘你他妈弹给我听。’”




往期链接:《迷墙》25周年:“另类”的绿洲抒情曲


摇滚天堂推荐搜索绿洲乐队




标签: 绿洲   专辑   录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