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专辑砍掉一半!还能听到汤姆·佩迪最初的《野花》吗?

专辑砍掉一半!还能听到汤姆·佩迪最初的《野花》吗?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10日

专辑砍掉一半!还能听到汤姆·佩迪最初的《野花》吗?

汤姆·佩迪(Tom Petty)在生命的最后一周变得非同寻常地哀伤。在和他的乐队——伤心人(the Heartbreakers)巡演完后,他回到家里,让妻子把2002年的《沙漠里的欢乐(Fun in the Desert)》的MV放给他看。


这部MV里,汤姆骑着小摩托在荒芜的沙漠里骑行。他还让妻子在社交平台上查看高中女友的动态。“他讨厌死了脸书。”丹娜·佩迪回忆道,“但是他那周变得出奇地怀旧。现在看来,还是挺不寻常的。”


译:忙姐
编:亚北北


Tom Petty


灵魂专辑《野花》


汤姆的音乐过往没有比《野花(Wildflowers)》这张专辑更大的羁绊了。从《你不知道这感觉如何(You Don’t Know How It Feels)》这样的歌,到安静专辑同名曲《野花》,这张于1994年发行的专辑,收录了他最私密、最放松、最有表现力的作品。


《野花(Wildflowers)》专辑封面


在制作人瑞克·鲁宾(Rick Rubin)神助攻下,这张专辑成了汤姆的最爱,发行的时候卖出了三百多万张。同时,《野花》也是一部音色使用最广泛的作品。“他之前总是说:‘这是我们录过的最棒的专辑了’。”


伤心人的键盘手本蒙特·滕奇(Benmont Tench)说,“那段时间新歌一首接着一首,专辑发行20年来,我们很少再这么高产了。”


汤姆第一次把25首歌全部交给华纳兄弟来做《野花》专辑的时候,唱片公司,包括当时华纳兄弟的总裁兰尼·沃伦克(Lenny Waronker)都建议他把专辑缩成一张碟。


Tom Petty


在一次未发表的2013年的采访中,汤姆告诉滚石记者:“兰尼听完以后说:‘非常好,但是太长了,你得删减。’当时我们都觉得‘唉,我们想发双碟专辑啊’。”


但是汤姆还是答应了,把差不多半张专辑放进了自己的存档,但是后来有几首歌(《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和《挂断又逾期(Hung Up and Overdue)》)在1996年被收进了爱德华·伯恩斯(Edward Burns)的浪漫喜剧电影《爱是唯一(She’s the One)》里了。




念念不忘的长版《野花》终发行


在2012年左右、伤心人录制《催眠之眼(Hypnotic Eye)》专辑的时候,佩迪决定发行完整、双碟长版的《野花》。“我们会把另一张碟上的歌也给发行了,”汤姆接受滚石采访时兴奋不已地说,“我们当时录了很多歌,最近又把它们翻了出来,那些歌都太酷了。”


可惜佩迪有生之年没能等到这张梦之专辑的问世。2017年10月,他死于一场意外服药过量,包括止痛剂芬太尼。但是他去世三年后的10月16日,佩迪终于梦想成真——多碟版的《野花及其他(Wildflowers & All the Rest)》。


正如他所计划的那样,这张专辑包括把他当年删掉的歌都收录了进来,有几首是《爱是唯一原声带》中的歌,但是做了改动。“我知道他很希望能够完成这张专辑,”伤心人的吉他手麦克·坎贝尔(Mike Campell)说,“能按照他的意愿、完成他的梦想让我们都感觉很好。”


Tom Petty&The Heartbreakers




三碟豪华版套装专辑




豪华版的配置超乎歌迷的想象:除了当时计划的两张碟之外,还有一张包含了汤姆在家录制的demo、《野花》中歌曲的现场版,以及在录音棚录制的其他版本的曲目。


和诸如海滩男孩(the Beach Boy)的《宠物之声(Pet Sounds)》此类的经典多碟专辑一样,《野花及其他》几乎一步一步地让歌迷了解了汤姆标志性的专辑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汤姆的女儿阿德莉娅(她协助丹娜、坎贝尔、滕奇和她的姐妹安娜金一起完成了这张专辑的上市)说这张专辑“能带你了解我的父亲是如何在音乐上有所作为的”,除了这张专辑,就没有这么贴近他创作过程的东西了。


“我以前一直以为我父亲和瑞克·鲁宾见面的时候,只是把自己写好的歌给他听,”她说,“但是过程却不是这样的。专辑的创作过程是一个庞大的合作过程……只有带着艰苦和执着合作,才能完成这样纯粹、精炼的作品。”


Tom Petty


坎坷的发行之路


然而,这个在汤姆生前最后几年无比重要的项目差点就黄了——就在这张最令人期待的经典摇滚专辑的面世即将成为现实的时候,佩迪家的成员们因为汤姆留下的财产打起了官司,差点就没有《野花及其他》了。


“我们的生活被搅了个底朝天,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丹娜说,“我们挺过来了,但是我仍然不建议任何人去打官司。”


1992年,在汤姆开始写《野花》之前,他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的第一次婚姻即将破裂,伤心人的贝斯手霍伊·爱泼斯坦(Howie Epstein)当时毒瘾很大,汤姆和鼓手斯坦·林奇(Stan Lynnch)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几乎与此同时,汤姆离开了长期合作的MCA唱片公司,和华纳兄弟签了新的合同。


Tom Petty




一拍即合的汤姆和鲁宾


那一年,汤姆在从纽约到洛杉矶的私人游艇上发现了鲁宾。当时鲁宾因为在80年代参与组建了Def Jam 唱片公司,以及制作了野兽男孩乐队(Beastie Boys)的硬摇滚作品,名气很大。


鲁宾和汤姆虽然看起来不是玩一卦音乐的,但是在同行的阿德莉娅看来,他们就是那时开始来电的,“电流”起源于两人都去了纽约鲍勃·迪伦(Bob Dylan)的三十周年纪念演唱会。


“鲁宾当时在角落里拿着随身听吧尼尔·杨(Neil Young)的专辑都听了个遍,我觉得我爸爸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说,“他觉得鲁宾就是个搞说唱的,要不就是个Slayer的制作人。但是那时候鲁宾却在迪伦的演唱会研究尼尔·杨。我爸爸当时肯定在想:他怎么就不听听我的专辑呢!”


Tom Petty


鲁宾其实早就是汤姆的粉丝了,汤姆1989年发的solo专辑《满月热(Full Moon Fever)》,鲁宾在他搬去加州后长途驾驶时一遍接一遍地听。“从那时候起,我就等不及能有个机会和汤姆合作。”鲁宾回忆道。


最终,华纳兄弟的莫·奥斯汀约了两人面对面谈了一次。他们是在汤姆家见的面。“鲁宾见汤姆的时候挺害怕的。” 乔治·德拉科里阿斯(George Drakoulias, 唱片公司二把手)笑着说。很快,他们就决定了要合作。




梦之专辑的录制


当他们开始合作的时候,鲁宾说当时汤姆只有一首歌——《当国王真好(It’s Good to Be King)》。


但是坎贝尔当时清楚这张专辑和以往的都不一样。“那段时间非常特别,因为我们都们当时本应该努力巡演,录制《满月热》之后的乐队专辑,”这位吉他手说,“我们终于到了一个不需要拼命在音乐圈求生存的境界了,汤姆也终于可以坐下来思考接下来他想做什么音乐,也许尝试新的音乐类型,也许来点不插电的,也许多一些自我反馈。我们没有人催着完成专辑,我们有时间等待灵感的出现。”


Tom Petty&The Heartbreakers


和坎贝尔的回忆一致,《野花》花了乐队一年半的时间写完,一段一段慢慢精雕细琢。“我们当时还有点担心鲁宾不理解我们想要做什么音乐,在制作上偏了方向,”坎贝尔说,“我不知道‘担心’这个词用得合不合适。我们得学着信任他,相信他能深刻地理解这些作品的灵魂所在。一旦我们学会了信任他,就都一起跟着感觉走了,他在鼓上做了和我们之前不一样的处理,如果我们乐队成员都在的话,可能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意这种处理的。所以,我们有足够的自由尝试。”


工程师吉姆·斯考特回忆说汤姆每天下午都准时出现,准备工作。他的第一个小目标就是新招一个鼓手。尽管林奇没有被踢出乐队,但是汤姆和鲁宾开始面试其他鼓手录这张专辑,最后招募了英国打击乐手史蒂夫·费龙(Steve Ferrone)。


Tom Petty&The Heartbreakers


据费龙所知,汤姆当时正在寻找一个新的音效和新的方式,不像他和杰夫·林恩(Jeff Lynn)合作时的那么精细,而是在寻找更加新颖的声音。


“有的时候我们弹完一首歌,我会说:‘这首歌听起来像我所认识的汤姆·佩迪’。”费龙说,“然后我们会再弹几遍,然后汤姆会说:‘我们不是这样弹过嘛。’我会告诉他:‘这听起来就是你的音乐啊。’于是他就会放弃这首歌。”


《野花》最终融合了凯尔特民谣、布鲁斯和民谣摇滚,请来了披头士林戈·斯塔(Ringo Starr)和海滩男孩的卡尔·威尔逊(Carl Wilson)参与录制。


为了保证人声部分的完美,斯考特回忆道彼时汤姆向现已作古的罗伊·罗宾森(Roy Orbison)请教。两人是一起在漂泊乐队(Traveling Wilburys)的时候成了朋友,每录一次音之前都要先喝掉一大瓶可乐。并且,为了追求90年代中期的feel,乐队每个人星期四晚上都会放松,看一集《宋飞传》。


Tom Petty&The Heartbreakers


当时正值感恩节假期,从大学回家的阿德莉娅目睹了父亲和鲁宾编配弦乐部分的时候钻研披头士的那张同名的白专辑(White Album)。


难怪《野花》里的《仅是一颗破碎的心(Only a Broken Heart)》听着很像从披头士的那张专辑里出来的。“他非常享受制作这张专辑带来的乐趣。”阿德莉娅回忆道,“你绝对听不出来他当时正在经历什么。”




好专辑是乐手的避风港


汤姆写专辑的时候劲头非常足,《醒来时间(Wake Up Time)》那首歌是在最后一刻录的——那是在专辑录完了、乐队在录音棚录推广视频的时候,汤姆又跟大家说有一首新歌,于是所有人大半夜地把这首歌剪进了专辑。这首歌匆忙地剪完,费龙连早上回纽约的飞机都没能赶上。


“因为《野花》不完美,所以它很美。”斯考特说,“它是那种纯粹的没有经过过分修饰的专辑之一。现在再也没有哪个乐队花一年半的时间录一张专辑了。”


Tom Petty


惊人的删减


汤姆身边的很多人听说汤姆很听话地删掉了《野花》里一半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我们认为这张专辑质与量都相当过关,所以我失望又不解,”滕奇承认道。


坎贝尔坚持说唱片公司并没有给汤姆任何压力:“没有拿刀抵着脖子逼我们,”他说,“我们只是比较配合,相信他们比我们更了解音乐市场的运作。但是汤姆还是可以做他想做的。”


汤姆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鲁宾承认他非常震惊,他知道自己又要辛勤地删减。鲁宾现在怀疑他的决定是不是在照顾歌迷:“如果其中的原因包括了双碟专辑要比单碟专辑贵一倍,歌迷要花双倍的钱,我可以想见汤姆不会让歌迷买不起专辑。和咖位差不多的其他乐队比起来,汤姆的演唱会票价总是低一些。了解这一点后,你会更懂汤姆为什么当初会答应砍掉一半的专辑。”


Tom Petty


最终,这个决定看起来还是很明智的。尽管只有15首歌,发行出的《野花》也是张长专辑,和早前的双LP差不多,但是依然彰显出了汤姆和鲁宾的创作意图。


“他既在音乐方面非常保守,又力求创新,这两个特质在汤姆身上奇妙地共存。”滕奇说,“我曾经批评过他太保守。如果我很粉一个人,我会非常犀利地批判。但是现在看来,他那时正在超乎我想象地创新。”


Reference: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features/tom-petty-wildflowers-reissue-1057237/


摇滚天堂推荐搜索汤姆·佩迪




标签: 但是   专辑   我们   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