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杨和苏为“豫章书院”受害者发声!这才是中文说唱应该有的样子

杨和苏为“豫章书院”受害者发声!这才是中文说唱应该有的样子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13日

杨和苏为“豫章书院”受害者发声!这才是中文说唱应该有的样子

杨和苏今天发了新专辑,包含了《豫章书院》、《欲盖弥彰》、《十五.五十》,其中前两首直指臭名昭著的豫章书院事件,为那些真实受害者而发声。


关于豫章书院事件,早几年在网络上早已闹得沸沸扬扬,那些未成年的孩子,被轻易扣上一个“网瘾“、”早恋“的帽子,被家长亲手送入堪比牢笼的所谓”网戒中心“,遭受毒打、电击、囚禁等成年人都难以忍受的折磨。


虽然表面上是这些非法机构体罚学生,其实最惊悚的是这些“网戒中心“的拥护者却是那些受害者的家长。


如同《欲盖弥彰》里描述的那样,被关小黑屋、被戒尺打手心,甚至三天不给饭吃,这些毛骨悚然的经历就实实在在发生在这些孩子身上。


能够为这样一种群体发声,更是直指这种敏感话题,杨和苏确实是值得去respect的,如同他微博所说:


“希望在这个聪明人的时代,有更多人能学会‘多管闲事‘,我是辩护人杨和苏”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哪怕是今天,这种劣迹斑斑,屡次被曝光的“网戒中心,包括豫章书院依然活得好好的,电击疗法创始人杨永信仍堂而皇之的坐在临沂网戒中心二楼。


法老曾经也写过一首《AFK》,这首歌用叙述一个失败者沉迷魔兽的故事,结尾却diss了一个人,他叫杨永信。而关于AFK的含义:




AFK英文“away from keyboard”的意思,直译过来就是“把手离开键盘”的意思。最早起源于《无尽的任务》后来在《魔兽世界》文化中被人们广泛传播。


AFK在魔兽世界国服,AFK代表长期或者永久的不能进行游戏,这个概念在魔兽世界关服时间中被广泛的认同。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罪恶,作为普通人都没有办法为之去改变,但一定需要有人为其发声。


而近几年的rapper们大都执迷于上各种综艺,立志于多火几首烂大街的口水歌,而hiphop的街头属性,真实,还有为底层人民发声的却越来越少。


毕竟火了一首“hit song”,除了被骂几声恰剩饭,弄脏了的是hiphop。而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的既得利益者。


综艺节目的进驻也就是资本,一定也不愿意你在节目上唱了几首歌全都是敏感话题,随时都有可能被整改下线的风险,所以节目上的作品大都没什么营养,即使像《说唱新世代》这种相对来说比较real的节目,歌词也会被改得面目全非。


而真正能够写出打动人的作品,或是代表中文说唱最原始属性的那一拨人,往往活在地下,比如幼稚园杀手


幼杀最早期的作品充满了敌意,各大rapper都被其diss了一遍,词句犀利,能用狠话绝不用脏话,也因此奠定了HIPHOP圈里的地位。


不过时间来到2008年后,幼杀一转矛头,此时的作品开始对社会,对人生,对那些不公,还有对社会热门事件的回应,宛如一个说唱界的“公知”。


当时幼杀的作品范围有多广呢,一首《风雨》致敬了著名的钱学森先生,《中国的说法》则是以说唱歌手的身份写下来凌云壮志,《普通人》则直言自己都是一个普通人,也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


有人说他是中文说唱的王者,可现实是根本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此处有人说其实大家心知肚明,但只要未公开,他永远就是个谜),幼杀的技巧、flow、还有歌词的深度放到今天也能秒杀一大堆rapper。


2020疫情后,幼杀也是第一个站出来为那些逆行者发声,虽然发声的不止他一人,但能兼顾到音乐性和实际的只有幼杀,某些蹭热度的我真不想点名,可幼杀本身就是一个未知人物也没有蹭热度的必要。


其实说了这么多,我最想表明的就是说唱的本质应该是寓意,flow,技巧永远都是为歌曲核心思想而服务的,口水歌之所以口水就是因为整首歌下来毫无感情,几句华丽的句子硬生生凑在一起,只会成为《闪闪惹人爱》这种毫无营养的东西。


可是已经脱离hiphop本质了,不是吗?



撰稿/ 辉子0722


修订/ Aka


图片来源于网络,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标签: 作品   说唱   书院   一个   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