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归一》:属于霍尊的Art Pop

《归一》:属于霍尊的Art Pop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13日

《归一》:属于霍尊的Art Pop



我知道各位看完标题在想什么,Art Pop?霍尊难道不应该是属于“国风”吗?如果你看过《我是唱作人2》,哪怕只是某一期有霍尊登台表演的节目,我相信你也不会有类似这样的疑问了。


单独的“国风”显然不能概括他的音乐体量,就风格谱系来讲,霍尊的涉猎范围相当广泛。如果过你没有看过节目,此次推出的专辑《归一》正好可以补上这一课,其中完整收录了此前在节目里表演过的9首作品,另外再增添一首Bonus Track《幼虫》。


看过节目的我早已领略过那9首歌曲的妙处,所以,我直接跳到了《幼虫》。主要是为搞清楚,在探索过若干可能性后,他还能有怎样的翻新。Intro部分颇为清新空灵的点状音色,难道是跟《IDUN》相似的北欧风味Indie Electronic?随即人声进入画风瞬刻转变,这里你听到霍尊不同过往的发声方式,区别于标志性的高位置明亮音色,此番他加强了低位置的呈现,人声色彩趋暗,加之人声经过Lo-fi质感的加持,就更突出了暗沉与神秘。尔后音乐同步强化工业色彩,充满冲突与撕裂感,行至最后甚至出现了浓烈的噪音“攻势”。这首歌曲在编曲上呈现了实验色彩,旋律行进本身也区别于常规流行歌曲,从中我感受到了霍尊仍未停止的探寻诉求,至少,是在那9首歌曲的基础之上,他再完成了突破。




这种突破存在于风格、创作、演唱等各个维度。我想说,霍尊其实一直都拥有音乐人的属性,他绝对不只是某一个维度的出色,他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大投入。最直观的,《归一》里在演唱之外他同时还参与到词曲创作,以及制作工作中,他不满足于“只了做什么”,而是要追求“还能做什么”。


《归一》所真正展示的不只是纷繁音乐元素的Fusion,还有他立体化的音乐人形象。在我看来,相比于回答“是什么”,专辑更多地是在回答“不是什么”。霍尊不是简单的国风少年,他懂得如何恰当地调用潮流,《宅歌》以及《游园三月初九》里各位是否感受到了时尚的EDM元素?霍尊不是刻板的仙音歌手,他还会紧追流行,与时代互动,《不死鸟》里极具复古味的Funk律动就如此欧美化,还有《夕阳下的奔跑》,同样有着Disco化的律动。霍尊也不是禁锢在流行范畴内,《IDUN》里的北欧独立电音,《自定义少女》里宛如音乐剧式的艺术化表达,这些都在证明着他在风格层面的求新。


当你意识到这些,关于霍尊的音乐定位也可以稍微明朗了,“国风”这个标签太偏颇,我更愿意称其为Art Pop。




具体讲就是,他实质上并没有将“国风”当成音乐创作跟呈现的目的,而只是作为元素出现在他的Fusion思路中,最终他实现的是多元元素汇聚出的艺术化流行音乐。这方面,专辑同名歌曲《归一》体现得最为真切。


“归一”,充满了融合与完满的意味。歌曲也确实是在多样化层次中达成了平衡。歌曲里有非常中式的一面,编曲中对于诸如笙、笛子、中国鼓等的采用就是利用标志性传统乐器来制造熟悉听感。同时,歌曲又具备非常西化的一面,尤其通过弦乐元素的使用来增加另一个维度的互动。因此整首歌曲做到了在“古”的基底之上加入的“今”的色彩,并构成了悠远氛围与宏大阵仗的结合。此外,歌曲里还尝试以电音范式进行人声设计,进而让霍尊的人声增强了层次感。


对于这样的歌曲,是很难以某种特定标签来定义的。它就像是我说的以艺术化的导向在进行尝试,在这过程中势必要涉及到跳脱常规流行歌曲格式以及区隔于市场化流行歌曲创作方式,所以整张专辑会尽显猎奇般的听感体验。


我愿意以我个人的理解将这10首歌曲的风格再次强调一番:《星落》,国风与凯尔特音乐的融合,气势极强。《不死鸟》,向偶像Michael Jackson致敬的歌曲,自然是律动为主。《IDUN》,我们可以在这里感受到极光般的灵泛。《自定义少女》,用百老汇音乐剧的铺陈方式将古典与流行结合。《我自以为》,颇有Ambient Music的氛围感,Downtempo式舒缓。《宅歌》,可以说是极为“俏皮”的歌曲,以民族乐器塑造了世界音乐的感觉。《夕阳下的奔跑》,复古Disco,律动感不输我们所熟悉的商业化EDM。《游园三月初九》,流行与戏曲的互动,做出了别致的Trip-hop。《归一》和《幼虫》出现在一起,构成了清晰的对比度,前者悠扬绵长,后者紧促躁动,它们似乎是在展示霍尊的不同侧面,在明暗、强弱的极致差异化中,我们明白了,他是可以在不同“极端”间自由游弋的。


属于霍尊的Art Pop有真正意义上的包容性,它能将任何可能的风格元素纳入。而我强调“属于霍尊”是因为,这样的音乐具备专属于他的特质,其中自然是以传统音乐为内核,而无论是隽永还是典致,都深深印刻上霍尊的辨识度。


而最具辨识度的当属是他的人声。风格层面尽情地自由游弋,其实他的人声的自由度更加鲜明。唱作人、音乐人都是他,作为歌手的霍尊也是在用人声进行设计与创作。关于此,我提两处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死鸟》这首歌曲,讲究的是Funk律动,通常这样的歌曲需要依靠良好语感与气息控制将律动完满传达。而霍尊做出了更丰富的设计,主歌结尾句“Don’t let me know woo yeah”,他选择从平衡混声急迅地转至高位置共鸣。这一细节处理为律动增添了华彩点,让频繁节奏的“规整”突然有了瞬刻的“肆意”。




所以你听他演绎的Funk,还是有着非常独到的味道。


再有歌曲《自定义少女》,整体上最显著特色同样也是难点就是快速咬字过程中对于声音的控制,霍尊在保证声线柔美的同时强化了力量感,音色就有了强弱、明暗的对比层次。待到Outro部分,本应是钢琴和弦乐以及人声在配合中抵达高点后骤停就足够有戏剧化,而霍尊的设计是,将这部分处理成四声拟声演唱。如此就在制造记忆点的同时也很好地完成对此前歌词“红橙黄绿都是壮举”的呼应。十足巧妙。




充满个性化的设计感,是《归一》给我最大的感受。音乐、创作、演唱皆如此。属于霍尊的Art Pop,是一种审美的输出,更是一种严谨思路的呈现。这张专辑我听完后,除满足猎奇心理外还有就是激动。激动于感受到霍尊为保持音乐的原创性与创新性而做出的各种巧思与投入。作为新声代的代表,他用扎实且确切的方式打造着具备艺术美感的音乐。


并且,他的良好状态明显还在继续。


标签: 人声   歌曲   流行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