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音乐 > 如果没有Bootleg,就没办法听到的“90现代音乐会”……

如果没有Bootleg,就没办法听到的“90现代音乐会”……

佚名 音乐 2020年11月20日

如果没有Bootleg,就没办法听到的“90现代音乐会”……

首先,要感谢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经过另一位朋友的牵线,给素昧平生的我,寄来这一张黑胶大碟。感恩音乐,感恩音乐让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时空,拥有同一种心跳和脉搏,并因为音乐而相知相连……


同样需要感恩的,是这场伟大的摇滚音乐会,一场叫做“90现代音乐会”的摇滚音乐会。


虽然,在提及中国摇滚乐时,大多数人都会以朝圣的心情,追忆起1997年的那场香港红磡“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因为后者有着大量的视频、音频,甚至部分亲历者的影像、图片和文字记录可供膜拜、可供情怀,而“90现代音乐会”却因为很多资料的缺失,使得它只是活在历史里,活在很多人传颂的神秘里。


然后,来介绍这张黑胶唱片,一张你在市面上买不到的黑胶唱片,你可以叫它私刻唱片,当然你也可以按照欧美唱片工业的标准,把它称为——Bootleg。


关于Bootleg的含义,这里就不科普了,自己去网上搜就可以,而在这里,我倒是要借着这张Bootleg,聊一下Bootleg和现代版权的话题。


如果你是一个经典华语流行音乐的歌迷,你一定会面临这么一个现实却尴尬的问题。你想收藏某位歌手的某张经典专辑,但很多时候都会遇到以下几种困境:


一是这张专辑的价格,已经到了并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的程度;二是这张专辑的实体,已经成了江湖的传说,用尽很多办法,你都无法找到;三是这张专辑只发行过某些介质,比较通常是磁带或黑胶,但却从来没有发行过CD版本;四则像“90现代音乐会”这种特殊情况,一直没有正式的出版物,但音频却以存档的方式流传出来。


不管遇到以上任何一种情况,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把这样的经典作品,刻录并做成实体唱片,然后贴上一个不贵的价格标签,作为梦想收到这张专辑的老歌迷,你买,还是不买?你不买,还是买?


当然,这就是Bootleg。只不过,在欧美发达的唱片体系里,以上提到的一、二、三,基本可以不成立。因为在欧美音乐产业里,经典唱片的复刻再版,已经成了一个系统性工程,即使经常会出现唱片公司倒闭或被兼并的问题,也会通过正常的交接,让音乐作品的版权不会成为无主之物。


而版权不明,恰恰是华语乐坛的一大历史遗留问题,和死穴。这一点,中国香港地区算是解决的最好的,早期很多执笠(倒闭)的细行(小型唱片公司),比如“喜韵唱片”、“世纪唱片”、“黑白唱片”等等,都因为有一个明确的版权转承,所以至今还有机会听到这些公司的复刻唱片。


这一点,别说中国内地做的不好,就算台湾地区同样乱的一AC。像早期的“齐飞唱片”、“综一唱片”,虽然后来被“宝丽金”收购,但很多经典的专辑,在进入CD时代后,却一直没有发行过,比如童安格的《跟我来》,比如齐秦的《出没》等等。它们,都是因为有很多版权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无法再版。


别的像“小虎队”专辑的复刻工程,也让很多“小虎队”粉丝期盼多年,但因为受困于“开丽创意”的授权问题,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同理的还有属于“铭声制作”的张雨生早期专辑,而最新的版权信息是,“铭声制作”的版权已经转售给了“滚石唱片”,但这个版权也只是体现在数字平台端,让你在有“滚石唱片”版权的平台,可以听到“铭声制作”时期雨生的歌。只是对于实体唱片控来讲,《天天想你》等专辑,尤其是黑胶,早就成了江湖的传说……


所以,之前在看到网上出现了一些高仿的绝版专辑时,就有过一些想法,也曾经把这些想法,与一些朋友有过交流,即版权的制约,有时候究竟是不是还有很多的Bug,除了版税结算等与音乐创作人有关的事情之外,尤其涉及到歌迷层面,比如很多歌迷希望听到一些珍贵又经典的作品,也愿意消费这些珍贵又经典的作品,但却因为涉及到一些版权问题,导致很多音乐无法再版、甚至无法出版。这时候真的禁不住想,版权有时候最大的Bug,就是它会在某些地带,真的起到了限制音乐传播的作用。


这也真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就像Bootleg的存在,在欧美也是一直游走于灰色地带的物种。一方面,这些Bootleg的录音是仅此一家,另一方面,因为音乐人的合约问题,Bootleg以商业的方式售卖,又涉及到违法的问题。想听但违法,守法但听不到,这……


这个问题其实不适合深聊,因为一句——没有版权的唱片,都是违法的,就足以盖棺定论了,虽然简单粗暴、但实际有效。


这个话题太沉重,还是说回这张黑胶唱片吧。


这张《90现代音乐会(现场实况)》的录音,的的确确就是Bootleg属性的唱片。不过,看封底的厂牌编号000就可以知道,这是一张不对外出售,只是歌迷私刻并分享的唱片,就像那个美丽的八十年代,我们都靠TDK、万胜、SONY、大自然这些空白带,来汲取并获取音乐养份一样。


再来说《90现代音乐会》,这张黑胶其实只是节选了这场音乐会的部分作品。在这里,爱老师首先要复盘一下这次音乐会真正的总目录。


“90现代音乐会”总共有六支乐队参加,他们分别演出的作品如下:




“宝贝兄弟”乐队:《城里人》(常宽)、《摇滚轻骑》(常宽)、《作风不好》(常宽)、《煽起来》(陈劲)、《病人》(陈劲)。


ADO乐队:《鬼》、《演奏曲》、《我不能随便说》、《你爷爷,我姥姥》。


1989乐队:《带你去哪儿》、《五阴制胜》(臧天朔)、《图腾》(秦琦)、《别总站在那儿》。


“眼镜蛇”女子乐队:《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溜溜的她》、《南泥湾》、《从头再来》。


“唐朝”乐队:《谁都希望》(张炬)、《粉雾》(张炬)。


“呼吸”乐队:《新世界》(曹均)、《让我站立起》(高旗)、《别再试图阻拦我》(蔚华)、《我不再忙》(蔚华)、《太阳升》(蔚华)。




关于这场“90现代音乐会”,流传最广的传奇,无疑就是“黑豹”乐队因为落选而抱头痛哭的故事。


其实,在筹备这次“90现代音乐会”时,筹备组很早就找到了“黑豹”乐队的经纪人郭传林,并且特意告知了音乐会的一个硬性规定,所有乐队必须有自己的原创作品。


也正是因为如此,很想参加这次汇演的“黑豹”乐队,加紧创作了一首作品,这首作品也是“黑豹”乐队成立后的首支原创歌曲,由乐队吉他手李彤完成词曲。这首歌,就是《脸谱》。


不过,比较吊诡的是,虽然后来节目组向郭四借走了很多设备,但关于“黑豹”乐队的演出资格审查,却再也没了下文。


至于说参加“90现代音乐会”的乐队,必须有自己作品的规定,后来再看看“眼镜蛇”女子乐队的四首曲目,似乎……


这里面,还有是恩怨啊!


当然,“知耻而后勇”的“黑豹”乐队,反倒因为落选事件而突然加速。在参加完“1990深圳之春”摇滚音乐会,以及“1991香港嘉士伯”音乐节后,很快就和Beyond经纪人陈健添的“劲石唱片”(Kinn’s)签约,并于1991年就推出了首张同名专辑。


这张专辑,无形中也超了“呼吸”乐队的车,并让“黑豹”乐队成为中国内地第一支发行完整原创作品专辑的摇滚乐队。


因为真正最早开始录专辑的内地摇滚乐队,其实是“呼吸”。早在“90现代音乐会”举行的两个多月前,“呼吸”乐队就已经进入农影录音棚,录制他们的首张专辑,差不多就在“90现代音乐会”举行后不久,整张专辑就已经录制完成了。


所以,出现在“90现代音乐会”上的“呼吸”乐队,实际上正处于专辑录制期,而他们在演出上表演的作品,就沿用了录音室的编曲。所以在整个“90现代音乐会”上,“呼吸”乐队也是演唱作品最多的两支乐队之一,并且更是作品最为成熟的乐队。


但是,在已经印制了几万张封面的情况下,就在“呼吸”乐队既将发行专辑的当日早上,这张原来应该成为中国内地首张摇滚乐队专辑的专辑,却被通知不能发行,直到两年多后才解封,而那个时候,“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已经登上了香港的排行榜冠军。《无地自容》等歌曲也开始从香港地区反销内地……


时也,命也。


而说到“黑豹”乐队当时突然的涅磐,还离不开经纪人郭四的一个重要决定,那就是解雇了一位乐手,又招来了一位乐手。请不要激动,这和窦唯无关,这两个人,一个是王文芳,一个是赵明义


王文芳是“黑豹”乐队创始成员之一的贝司手王文杰的哥哥,但因为技术的问题,最后让郭四忍痛做出了调整,由当时在军乐团工作的赵明义,担任“黑豹”乐队新的鼓手,并确定了“黑豹”乐队后来录音的固定阵容。而当时这个阵容,后来除了主唱和键盘之外,也一直固定到现在。


爱老师有次在微博上也和赵明义老师提起过,“黑豹”乐队就是一支三个公务员加两个临时工的乐队,这个规律,好像直到现在依然有效。


至于“90现代音乐会”上,“唐朝”乐队的两首歌,都是由当时主唱张炬唱的。《谁都希望》就是后来的《世纪末之梦》,收录在“唐朝”乐队首张同名专辑里,专辑版本的演唱者,也是“唐朝”乐队早期的吉他手秦奇,即后来“黑豹”乐队主唱秦勇的哥哥。当然,后来成为“唐朝”主唱的丁武,则同样是“黑豹”乐队的创始成员。


真是Tang Dynasty’HEI BAO,或者说HEI BAO In Tang Dynasty。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拆伙。


另一首《粉雾》,则是后来《太阳》的雏形。而也正是在这次“90现代音乐会”之后,由张培仁牵线,“唐朝”乐队最终与“滚石唱片”正式签约,时间则刚好是1990年的五一劳动节这一天。


当时“唐朝”乐队的主唱,就是后来大家听到的《世纪末之梦》里的秦奇,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最终秦奇在专辑筹备的过程中,退出了“唐朝”乐队,并只留下这么一首主唱作品。


在这张Bootleg里,还有一个很小的细节,就是为张永光、张炬和臧天朔这三个名字圈了方框,代表了他们已经故去。其实,这个方框还可以加在另一个名字上,那就是内页里的“1989”乐队鼓手金大友。


金大友,原名Darrell Jenks,2012年5月14日病逝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享年54岁。


金大友出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拉斯?克鲁塞斯(Las Cruces),曾在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里德学院学习法语,并获得了文学学士学位,后到位于委内瑞拉马拉开波的苏利亚大学学习政治学,并获硕士学位。随后金大友在罗德岛纽波特海军军事学院学习国家安全与战略研究专业,并获硕士学位。他还在纽波特的萨尔瓦?瑞金纳大学(Salve Regina University)获得了博士学位。 金大友曾经在全球很多地方工作过,其中就包括了中国的北京和上海。在北京任职期间,金大友曾经是美国驻华使馆教育交流中心主任,并以鼓手的身份,参与过一些摇滚乐队和爵士乐队,这其中就包括了“1989”乐队。


故事的结尾,总是那么让人伤感。


关于这张《90现代音乐会(现场实况)》,大概就是这样的,最后还是要感谢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摇滚乐,不仅仅只是一种精神,它真的是Love and Peace,在喜欢音乐这件事上,我们都因为有Love。


标签: 唱片   乐队   音乐会   专辑   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