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古典主义:理性的捍卫者

古典主义:理性的捍卫者

佚名 艺术 2020年10月12日

古典主义:理性的捍卫者

欧洲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个艺术流派,它恪守规则秩序,风格高贵典雅,号召模自然,坚持理性至上,它看上去毫无感情,冰冰冷冷,但却深刻练达,让人无限敬仰,这就是古典主义。


古典主义是一种唯理主义的艺术。


它奉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古典艺术为范本,因为那是人类文明中一个伟大的时代,那个时代缔造了数不清的人文和艺术奇迹,留下了绝无仅有的辉煌,也让后世深深景仰和不断模仿,而古典主义就是它忠实的膜拜者。


如果将古典主义人格化,投射到现实中的人物身上的话,那它应该十分接近一个人,那就是它的推崇者路易十四。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堪称是一位威严理性的君王,在他在位的72年时间里,他用他的雄才大略、文治武功把法国打造成了欧洲最强大的国家,可以说路易十四用他的一生书写了传奇和伟大。


在艺术方面,路易十四自觉充当了法国古典主义的庇佑者,在他的统治时期内极力推崇古典主义,不仅在法国兴建古典主义风格的宫殿,还特别成立古典主义艺术学院,让这种艺术一度成为法国的主流艺术思想。


所以不得不说,一个人的热爱里,藏着他的理想和价值观,藏着他灵魂的气息。有时候人会不自觉地被某一种事物吸引,隐秘的原因在于那里面有自己灵魂的影子,喜欢一件衣服,爱上一个地方,忠于一种艺术大概都是如此。


古典主义绘画讲究理性至上,拒绝添加任何情感的表达,重视形的构造,而忽视色彩,古典主义常呈现出一种严谨凝练,端庄雅致的风格,这与路易十四的思想主张极为相同,代表了封建君主专制政体下,艺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属性。


不过,古典主义冷酷中也富含深刻的艺术品位,细品那些严肃的古典主义绘画作品,总能让人体会到更深刻的精神内涵,一种力透纸背的苍劲悲凉和史诗般的大气磅礴。


如果古典主义代表了路易十四的艺术向往,那么可以说,路易十四对艺术有着极高的见地。这位高高在上的威严的君王,其实私下里对艺术也确实颇有研究,你要知道是他发明了,让所有女人都为之狂热的高跟鞋。


试想,若不是对艺术有着深刻的领会和见解,是如何能发明出像高跟鞋这种,能风靡几个世纪,几百年,甚至以后都还会一直风靡下去的艺术品的呢?


但古典主义在封建专制政体下,由于过分强调唯理主义,慢慢地演变成了一种教条,固执僵化的创作形式,后来愈发招致人们的反感,人们开始重新探索古典主义的生命力,直到对希腊罗马文明有了更深的了解。


拨开岁月积累的厚厚的尘沙,那些被历史掩埋的古希腊-罗马的辉煌建筑,再次呈现在人们眼前,人们才发现,古典主义推崇的艺术理论,事实上是一种封闭,局限于条条框框下的古典主义,其实与真正的古典有着很大区别。


于是,人们决定直接从希腊罗马的艺术实物中吸取营养,重新学习古典,因此,也就有了新古典主义的诞生。


新古典主义可以说是一种绚丽奢华、高雅和谐、形散神聚的艺术形式,它继承了古典主义的构图法,强调比例和尺度,注重对称性,延续了古典主义庄重感的同时,缩减了之前过于繁琐的装饰,新古典主义反对机械化的单一模式,不排斥新材料和新工艺的出现,因此它的可塑性、实用性和表达性得到了增强。


而此时的新古典主义不,再局限于对希腊罗马文化的单纯效仿,而是变得更加包容,掺杂了包括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等在内的多种艺术元素,在法国大革命的社会背景下,表达了一种捍卫理想和真理的崇高精神。


整个欧洲古典主义时代,是一个灿烂辉煌的艺术时期,纵观17世纪到19世纪末的古典主义发展过程中,艺术领域成绩显著,硕果累累,涌现出过许多杰出的艺术家,他们都为欧洲绘画发展做出了极大贡献,其中以尼古拉斯·普桑、克劳德·洛兰、西蒙·乌埃、夏尔·勒布伦,雅克·路易·大卫等人为代表,在这里就简单提一下普桑和大卫。


尼古拉斯·普桑:普桑被誉为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的奠基人,他是一个古典文化的忠诚拥护者,其作品风格大都渗透出浓厚的古典主义色彩。在他的画作中,惯用神话、历史和宗教为题材,那种深沉凝练、高雅肃穆的画风,淋漓地诠释了普桑对希腊罗马文化的深爱。普桑的作品,冷峻中富含深情,静谧下窥见喜悲。




《阿卡迪亚的牧人》




在其画作《阿卡迪亚的牧人》中,画面展现的是阿卡迪亚这块世外桃源般的乐土,宁静的旷野,天色渐暗,夕阳照耀着整个大地,有四个人正围着一座石墓仿佛在探讨什么问题,其中一位年轻人以询问的目光注视着一位象征造化的女人,墓碑上用拉丁文写的是“Et in Arcadia ego”——“即使在阿卡迪亚也有我(死神)”。画家借此表达了乐土也有死亡,人生的幸福极为脆弱,而造化才是永恒的忧郁思想。


雅克·路易·大卫:大卫同样是法国著名画家,他主要的成就在新古典主义方面,在法国大革命时期,大卫创作了一系列具有革命时代特征的肖像画。那副为世人所熟知的《马拉之死》,便是出自他的笔下。




《马拉之死》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用写实的手法再现了当时的情形:马拉倒在浴缸里,鲜血正在从伤口中流出;带血的匕首滑落在地,而凶手已经逃离现场。据说大卫在马拉被刺死的两个小时后就赶到了现场,被眼前的惨状所震惊,于是他用自己的画笔记录下了这悲壮的历史场面。


大卫绘画的技法精湛,作品主要以英雄和历史人物为题材,关于绘画,他曾这样说过:绘画不是技巧,技巧不能构成画家。拿调色板的不一定是画家,拿调色板的手必须服从于头脑。这些都展示了新古典主义,恪守真理的崇高理念。



普桑和大卫作品欣赏














标签: 古典   艺术   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