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西泠社人,印坛名宿 - 篆刻大家江成之

西泠社人,印坛名宿 - 篆刻大家江成之

佚名 艺术 2020年11月06日

西泠社人,印坛名宿 | 篆刻大家江成之

江成之(1924.1.9—2015.4.11),嘉兴县(今秀洲区)新塍镇人,出生于一书香之家。


原名文信,以字行,号履庵,别署亦静居。父亲江廷沩,字韵士。


清光绪十年(1884)入县学(旧时供“生员”,俗称“秀才”读书的学校),同年的有张元济等人。后其父弃文从商,因关注乡里的公益,在邻里中颇具声望。


江成之七岁到嘉兴读小学,每逢假期总是回新塍。其间,有一次,他的一位表叔到他家玩,送给他一本《澄怀堂印谱》。因为不识篆字,所以江成之当时不知道这是本什么书,只觉得一个个的红印子很好看。江成之后来回忆起此事,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当时表叔为什么要送他这本书,唯一的解释是,冥冥之中已注定,他的一生要和篆刻结缘。


▲江成之大学入学照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


日本人从金山卫全公亭登陆后,淞沪沦陷,禾城失守,江成之随家人转辗避难至上海租界。到上海已是冬季,因不能去学校插班读书,江成之的母亲给他请了一位也在上海避难的、叫屠凤台的同乡来做家教。


屠凤台在教江成之读书之外,还指导他临摹碑帖。江成之临的第一本字帖是《张猛龙碑》,因此之后他偏好北碑,喜欢其劲挺豪放,沉雄刚健。


第二年暑假后,江成之插班进入上海中国中学念初二。一次全校书法比赛,江成之写了一幅带有北碑笔意的书法作品参赛,得到师长们的首肯,取得了好名次。


读高中时,有同学会刻印,江成之很羡慕。大约在1942年,他开始学篆刻,自己先买了一套刻刀,他哥哥也非常支持他学篆刻,买了篆刻用的石头给他。


学篆刻,必须要大量阅读、借鉴前人的印谱,但那时在“孤岛”中的江成之,能找到的印谱很少。


所以印在广告宣传品上穆一龙刻的《朱子家训》、石印的《诗品印谱》和《飞鸿堂印谱》残卷等,都被他当成宝贝收藏起来,每天研究。


后来他托人买到一套上海西泠印社出版的、石印的《西泠八家印谱》,他顿觉眼界大开,遂对浙派心慕手追。


后来他回忆道:“对于历史上的印学流派,我独钟情于‘西泠八家’,这可能与我的艺术个性相合之故。”年纪虽小,江成之已形成不急不躁、沉静稳健的性格,颇有古人之风。


▲江成之在研究印章


1943年,江成之的亲戚中,有一位曾在大收藏家庞莱臣(虚斋)家做过事的沈姓表兄,和当时上海的一些大书画篆刻家较熟。


看到江成之如此嗜迷篆刻,便带他去拜访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书法篆刻一代宗师王福庵(1880—1960,原名禔、寿祺,字维季,号福庵,以号行,别号印奴、印佣,别署屈瓠、罗刹江民,70岁后称持默老人,斋名麋研斋。


浙江杭州人,年五十居上海)。王福庵见到少年江成之双勾(书法的一种艺术手法,就是将字的外框先“描”出来)的八家印稿和刻印习作后,大加赞许,表示愿意收其为弟子,江成之欣喜万分。


从此后,江成之一面在老师的指导下,大量双勾摹勒诸多秦汉印谱,“窥得了秦汉印呈精美绝伦之堂奥”,在此基础上,再逐步研究以丁敬为首的“西泠八家”是如何继承秦汉,推陈出新,开创浙派的。


一面在课余有意识地寻访书肆冷摊,购藏浙宗先贤印谱原石。“一个穷学生的经济条件毕竟有限,故我节衣缩食,尽自己最大力量去‘觅宝’”。


1947年,经王福庵推荐,江成之入西泠印社,《西泠印社志稿》卷二《志人》中记:“江文信,字成之,号履庵。嘉兴人。王禔弟子,能治印。收藏八家刻印颇富。”同时入社的有秦彦冲、叶璐渊、吴朴堂、方去疾、高式熊等人。


1948年,通过一年书信往来,26岁的江成之和嘉兴城中一家钱庄经理的千金邹芳英结婚。恋爱期间俩人的通信,篇幅不多,但江成之总是提到刻章、拜访名家、寻印谱之乐,邹芳英倒也理解他的爱好。


婚后,他们住在一间小房子里,仅有一张吃饭用的桌,大多数时间,每每吃过晚饭,江成之就占了饭桌,不是刻就是写。但星期天,妻子缝制衣裳,要摊开在饭桌上,这样就得和他争地方。


为解决不便,邹芳英请人做了张很小的写字台,放在卧室的床边,江成之就有了自己的“乐园”。


从1949年到1959年,江成之的三个孩子相继出生,为养家糊口他四处奔走。江成之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商学系,本职工作是财会。他先后在上海新中国、金联、金星金笔厂任计划员,1959年,调入上海第三钢铁厂任统计师。


进了上钢三厂后,工作虽然安定,但业余时间少了,又由于历史的原因,其间开会、学习繁忙,他无法专心篆刻创作。


▲江成之篆刻“遍地英雄下夕烟”, 获1983年《全国篆刻征稿评比》一等奖


中日邦交逐步展开之时,一次一个日本工会代表团访问上海,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要求上钢三厂准备一份代表全市工人的礼物,江成之带领工人美术组成员刻了一套毛泽东诗词《忆秦娥·娄山关》组印,并做成一幅印屏,出自工人之手的高雅艺术使日本客人为之叹服。


1976年后,印坛开始复苏。江成之拿起刻刀,以别样的心情,取宋人苏舜钦诗句, “旁观竹树回环翠”“下视湖山表里清”,刻了一对印,抒发出胸中涌动的晓畅。


此后,他被借到上海中国画院,参与编写《辞海》有关篆刻的条目,又被选为上海市第三、四届文代会代表,上钢三厂为他个人举办了一场篆刻艺术展鉴会,展出了一百多方篆刻作品。


1983年,由上海《书法》杂志主办、苏州艺石斋和上海西泠印社协办的《全国篆刻征稿评比》中,江成之创作的“遍地英雄下夕烟”印,得到了评委的全票通过,获一等奖。


这方印不仅代表着他技艺和思考上的巅峰状态,更重要的是,他将这次获奖视为人们对他四十多年来探究篆刻艺术的肯定。


1992年,上海书店出版社推出“明清篆刻家丛书”,邀江成之为特约编辑,编辑出版《丁敬印谱》《赵之琛印谱》《钱松印谱》。


1995年,江成之被聘任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并出版《履庵藏印选》《江成之印集》两种。


1998年,西泠印社建社95周年,江成之被印社授予“荣誉社员”称号。


▲江成之篆刻“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江成之学生众多,有在上钢三厂工人业余篆刻组的,也有之后慕名拜其为师的。


他亦乐意接受他们为学生,他毫不保留地将自己平时积累的经验传授给他们。


他经常对他们说,学习传统要脚踏实地、一丝不苟;借鉴流派要心领神会、灵活应用;推陈出新要立足经典、水到渠成。


江成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罹患帕金森氏综合征,因久病不治,2015年4月11日16时30分,在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仙逝,享年91岁。


图片:作者提供


--END


文/叶加


叶加


任职于嘉兴市秀洲区政协教科卫体与文化文史学习委员会,《秀洲文史》编辑,《嘉兴档案史志》、上海书店出版社特约编辑。


标签: 上海   工人   嘉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