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草书势》,草书艺术审美的转换

《草书势》,草书艺术审美的转换

佚名 艺术 2020年11月18日

《草书势》,草书艺术审美的转换

草书从诞生之初一直到完成外在审美的艺术转换经历了很长时间,但是从崔瑗的《草书势》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其实草书完成艺术审美的转换自东汉时期就已经开始并成熟化了,到了魏晋时期是成熟的时期,而隋唐时期则是创新发展时期。我们来看看《草书势》是如何体现草书的艺术描述的。


书契之兴,始自颉皇;写彼鸟迹,以定文章。爰暨末叶、典籍弥繁;时之多僻,政之多权。官事荒芜,勦其墨翰;惟多佐隶,旧字是删。草书之法,盖又简略;应时谕指,用于卒迫。兼功并用,爱日省力;纯俭之变,岂必古式。观其法象,俯仰有仪;方不中矩,圆不中规。抑左扬右,望之若欹。兽跂鸟跱,志在飞移;狡兔暴骇,将奔未驰。或¤¤点¤,状似连珠;绝而不离。畜怒怫郁,放逸后奇。或凌邃惴栗,若据高临危,旁点邪附,似螳螂而抱枝。绝笔收势,馀綖纠结;若山蜂施毒,看隙缘巇;腾蛇赴穴,头没尾垂。是故远而望之,漼焉若注岸奔涯;就而察之,一画不可移。几微要妙,临时从宜。略举大较,仿佛若斯。--东汉.崔瑗




《草书势》的出现实现了东汉书法理论的审美转换。在叙述了文字的发展源流叙述之后,由内在的审美转换到外在的艺术审美,以草书为载体,通过多角度、多层次、多属类的艺术类比来阐释书法本体审美,已不是书法形质结构所呈现出来的空间造型的审美意义。提出了“观其法象,俯仰有仪”这一-美学 命题。“观其法象”的做法既不是草书艺术创作的目的,也非草书艺术的创作手段,而是文字发生创造的一个必然过程。如果深究文字起源,我们认为它应该存在着“象形”这个实际文化背景,而草书作为书法艺术而言却早已远离了这个背景。《草书势》用极其形象的语言表达了作者关于意象和原形关系的见解,确立了草书的艺术地位,使书法艺术的本体立场从非自觉到自觉的转化得以发展。


《草书势》揭示了书法创作的基本特征。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关于 “笔势”的论述,代表着这一论述的语句是“善豉鸟時,志在飞移” 、“狡兔暴骇, 将奔未驰”。这两句堪称论书经典,主要是说它准确抓住了书法,尤其是草书艺术最基本的视觉特征,使得草书在表现上与其他书体能够严格地区分开。


这里说的“飞移”、“未驰” ,其实也只是在艺术形态上给人的一种联想,书法艺术从本质上讲是空间视觉艺术,尽管其挥写具有一次性、不可逆性和时间性等特殊属性,但最后呈现在绢素上的却依然是静态不动的。所谓的运动感、笔势,只不过是我们丰富的视觉心理活动在起支撑作用。“将奔未驰”即是以静寓动,创造出了一种艺术形象运动的幻象(其实就是我们说的视觉感官,这是精神境界层面的感知,属于高级感知)。当然了,虽然不存在实际的运动,但书法艺术连续而不可逆的线条本身就已经充满着运动的暗示,隐含着“将奔”的运动,可以说,这已经深刻抓住了书法,尤其是草书艺术创作的实质。


崔瑗在《草书势》中还最早提出了书法艺术的品评标准及审美范畴。主要的有“奇”、“要妙”。如“放逸生奇”、“几微要妙” 。在这以后的许多书法家都对此有所涉及,如蔡邕“体有六篆,要妙入神”,索靖“信奇妙之焕烂”,王僧虔“书之妙道,神采为上”等,使“奇”、“妙” 等成了“书势”中品评书法的重要准绳。崔氏概括书法要“放逸生奇”亦即揭示了书法的自由表现、飞动之美。 然而,正如前面所讲,这“放”又是以“收”为规律前提,“奇” 又离不开“正”的制约,它也应是“一画不可移”而“临时从宜"的,故而“奇”、“要妙”作为书法艺术品评标准被提出实则是书法艺术品评标准的滥觞。--选自《中国古代书论选读》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标签: 艺术   书法   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