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鉴赏 - 谭延闿的书学思想及对后世的书法影响(四)

鉴赏 - 谭延闿的书学思想及对后世的书法影响(四)

佚名 艺术 2020年12月18日

鉴赏 | 谭延闿的书学思想及对后世的书法影响(四)



一是崇古而不泥古




谭延闿学书思想最重要的一点是崇古,从其对颜真卿、钱沣等经典书家的敬仰追摹就可见一斑。民国大书法家胡汉民祝贺谭延闿生日,赠诗一首:



“文采风流是我师,翁钱应悔未能诗。似从长庆参坡老,竟以平原傲米痴。虎卧龙跳非易事,春松秋菊可同时。苍生不病君无病,为祝南山寿无期。[15]




从诗句可以看出,谭延闿的诗文是脱胎于白居易、苏轼,书法则取法颜真卿而成自家面貌,能与宋代米芾相媲美,谭延闿有诗《次韵展堂见赠》答谢:“平生风义友兼师,喜入新年第一诗。不道杜陵金瘦硬,故应王约诮肥痴。奴书自悔非崇古,老学深惭已后时。笔健输君缘寿骨,行能多恐负相期。




谭延闿提到“奴书自悔非崇古,老学深惭已后时”,意思就是指学习书法必须从古代经典中来,不然将后悔莫及。




此外,在题《咫尺蓬莱馆印稿》中他说“缶翁沉泉牧父逝,并时学者皆白科。不师古人乃师古,秦玺汉印真先河 [16]。”




意即对于学习篆刻的人来讲,要么模仿古人,要么直接从秦汉时期的印章当中吸取养分。




当然,谭延闿天资卓越,以他的智慧当然不会因为崇古而走进死胡同,他对待如何学习古人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其《惕园和诗次均奉答》一诗对此有明确表达,其诗如下:




“官奴草草书裙练,付与羊家佐谈宴。只传笔法不传心,举止终羞大家媛。从来海上始移情,口耳相师半啖名。古人已与不传逝,世上模拟徒纵横。有明七子尊秦汉,才调当时各璀璨。衣冠苦被后人嘲,道似刍灵居锦幔。古今悬绝风马牛,何人下笔罗千秋。自从湘绮声称后,始识圣贤非常流。齐梁浮华晋玄静,学古真如镜取影。襟期直与昔贤齐,古意今情一时并。后生濡染不自知,貌合终是形神离……[17]




他指出羊欣学王献之,只学到笔法而没有学到内在精神,最终落得“举止终羞大家媛”。后面他提到“世上模拟徒纵横”、“貌合终是形神离”,旗帜鲜明地批评一味地机械模仿。




他认为书法应该适应时代的变迁,称“古今悬绝风马牛,何人下笔罗千秋”;书法应该表达书写者博大的胸襟和真实的性情,因此称“襟期直与昔贤齐,古意今情一时并”。




长沙谭国斌美术馆藏谭延闿部分作品




二是讲求自然、直起直落




众所周知,美食与书法是谭延闿的两大爱好,对于美食他认为“世间最是天然美,莫向官厨问八珍。”




意思是说,官厨所谓的八珍也抵不过世间天然之美味,对于书法他认为:“古人名作,未有不浑然天成、不假雕饰者也。”




从中可以看出,不论是美食或是书法,谭延闿最为看重的都是“自然”二字。




因此,他在评价南北书风的时候提到,赵孟頫、董其昌等人没有能够做到直起直落,需要借助姿态来修饰,谭延闿认为这也是南宗不如北派书法的地方,他在《组庵题跋》中称:




“南宋以后,榜书碑版皆微有行书意,赵董诸公悉然,诸城亦不免。正以不能直起直落,假姿致以自饰耳。南宗不如北派以此。[18]




显然,从谭延闿的书法题跋中可以感觉到,他十分偏向厚重雄强的书法风格,例如他尤为看重的颜真卿、钱南园,在《为人题南园书卷》中称:“举世沉酣赵董日,昆明异帜独颜公。莫言书法属小道,天挺人豪故不同。[19]




谭延闿在诗中提到钱沣没有向世人一样沉迷于赵孟頫、董其昌,而是独树一帜学习颜真卿,对此,他将书法行为提升到一种人格的高度,也能体现出他的价值取向。




此外在题《道州残字册》中,旗帜鲜明地提出反对花拳绣腿的书法风格,称:“北派意多南派少,几人能识道州心。破空杀纸浑闲语,莫向鸳鸯绣里寻。(其一)[20]




三是强调书画相通




谭延闿另一个书法主张便是“书画相通“的观念。他给曾熙写过一首题画诗《题曾农髯画海松》,提到曾熙原本不画画,但不画则已一画惊人,诗文如下:




“农髯本不画,画乃藏胸中。一朝奋笔起,四座惊神功。奇石尽天色,海气生长松。笔势若篆籀,郁屈蟠蛟龙。古人宁有此,信知书画通。我见不忍攫,还之东家翁。试听素壁间,谡谡来天风。[21]




在他看来,曾熙的画之所以令人惊叹,主要是因为运用了书法的篆籀笔法,画出来的效果苍茫沉郁,有如蛟龙盘踞一般,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古人宁有此,信知书画通“。




另外,他在《题清溪道人西园雅集图(代曾九作)》中也说“古今书画理一贯,惟有智者观其通[22]。”




这首诗开门见山地提出董其昌和苏轼的书画观点,称“吾闻画有南北宗,亦如禅门侈宗风。又闻善画非形似,不似之似真神通。”




我们知道,董其昌的南北宗论,提倡禅宗的“顿悟”,主张随意自如、浑然天成的艺术表达方式,反对刻意描摹、呆板僵硬,这与苏轼所说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一脉相承,而且后面也提到“沈粗文细强分别,世论久矣邻儿童“,意思是告诫我们不要只盯住那些细枝末节,而应该上升到道的层面。




如果说写给曾熙的诗主要是强调书法和绘画的用笔有相通之处,那么写出李瑞清的这首长诗强调的则是书画艺术内在之理。




长沙谭国斌美术馆藏谭延闿部分作品




四是强调天资和胸襟




谭延闿强调学习书法一是需要胸襟、一是需要天资。




胡汉民在《悼谭祖庵先生》提到,谭先生(谭延闿)尝 常说:“我往常最爱写字,可是写来写去,总不敢和总理比拟,总理是天纵之才,虽不常写字,而其字为近世所莫及,我们写帖临碑,孳孳不已,终于脱不了前人窠臼!可知作文写字,也必要以高尚的人格,和伟大的抱负为前提。否则,尽你用功也不能臻上乘的[23]。”




显然,在谭延闿看来,作文写字首先要具备一种高尚的人格和伟大的抱负,否则,若是斤斤计较一点一画之间的得失根本就谈不上是高级的艺术。




另外,谭延闿也认为天资和悟性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例如他在评价钱南园的时候就称:




“南园书笔力横绝,盖少时已然。吾家藏其早年书乐毅十三行可见。知此事本天授,不尽关学力也。[24]




南园书笔力横绝,盖少时已然。吾家藏其早年书乐毅十三行可见。知此事本天授,不尽关学力也。




在评价刘墉书法的时候,也说“知此事自关天授矣”,其跋《刘诸城家书真迹 》册页全文如下:




“石庵先生书以七十后为极诣, 包慎翁所谓冥悟笔法,探源北碑时也, 七十岁前盖扰往来于赵董两家门墙, 未能变化, 然导河不至揭石不知来源之高, 观治玉不观太璞不知良工之苦,名家真积力久之功非遍观安能尽识乎。




此册为先生家书中有楚省以南语, 盖先生官湖南巡抚时笔, 行筐无书可考, 要是五十以后书精湛圆美中有极朴茂处, 甚耐玩索, 同时诸名人书非不工然一览无余,




故虽年增而书不进, 知此事自关天授矣, 数书非一时作而笔致相近, 断为到后数年间书, 往见书坊传印先生家书数十通有可与此互证者。




海秋先生能一检校之亦一乐也。延闿记 。[25]




此外,他在《题小欧泉男生墓志(碑新出土)》中提到,书法的精髓不是口耳相传,而是需要一定的悟性才能有所体会,称:



“琅玡王与襄阳米,父子书名各后先。绝艺不须传口耳,孤儿神悟故超然。妙墨千年零落尽,世人惟识道因碑。谁知陵谷崩骞后,又睹兰台第二奇。[26]




总结起来看,崇古而不泥古,讲求自然、直起直落,偏好厚重雄强书风,强调书画相通、强调学书需要天资、胸襟,这几大主张成为谭延闿最主要的书法思想。


标签: 书法   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