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我痛恨的不是江湖书法,而是书法界良心的泯灭

我痛恨的不是江湖书法,而是书法界良心的泯灭

佚名 艺术 2020年12月30日

我痛恨的不是江湖书法,而是书法界良心的泯灭

书法界已经沉沦,这是不争的事实。


书法,似乎成了人人都可以把玩乱舞的“发泄”工具,你来跺一下,我来踩二下,有的人对桌子吹胡子瞪眼睛,似乎笔墨是他唬人之利器;有的人对宣纸乱涂乱画,似乎笔墨与其有夺妻杀父之仇;有的人非吼不足以喷墨而出,似乎身心有恶疾内分泌严重不调;有的人一旦握笔,似乎立即灵魂附件怪胎乱现,自认为张旭再世、怀素投胎......


种种现象,被人一概称之为江湖乱象派。其中,无根无派、民间小丑们所写的,被统称为“江湖书”,有根有派,体制书家们所写的皆被统称为“丑书”。更有人细分,说当今书坛,还有与“丑书”对应的“俊书”、“掌门书”、“展览书”、“屎书”等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书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历代先辈们留给我们后人“篆书、隶书、草书、楷书、行书”五大类书法字体,还有纷繁复杂、门类多样的创作技法,是我们后人学习书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非穷尽一生不能窥其全貌。然而,书法传承到今天,一些人借着网络新媒体,大肆“自我称神”,把书法人为糟蹋成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每当看到屏幕大量充斥着这些令人作呕的书法丑态时,我作为从事书法创作的其中一员,莫不扼腕叹惜、深恶痛切。


历代以来,书法何其高雅。墨风起舞间,书写中华独有的文字符号,蜕变成了一系列攀枝散叶的丛浓书写法则,起落之间,犹如春庭放雨,秋晨放歌,酣畅淋漓。在或轻或重的墨道之处,构架起中国文字特点及其含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书写的规则,使之惊落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千古吟叹。正因为,中国汉字书法独创的表现艺术,被颂誉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等。


正因书法这一独特的艺术创作感,古往今来,无论是文人墨客,还是达官显贵,皇亲贵戚,无不以临习书法、鉴赏名流而附庸风雅,若得一当世名家精品,无不是津津乐道,心意怡然。没想到今天,“昔时王谢堂前燕,落入寻常百姓家”的书法,本正好借着社会发展,科技进步,自媒体兴起这股春风,渲染弘扬,没想到正面影响没有影响到,却被社会歪风浊雨污染,搅乱了书法一坛天地,堕入浮嚣风尘中。


书法,从古代的高雅,到今天的滥觞。甜俗与恶臭并存,美妙与丑陋颠倒,百怪丛生、群魔乱舞。我们不禁要问:书法为什么堕落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什么原因打翻了书法这坛“圣洁”之水?透过乱象,我们一起来挖掘乱象背后的本质。


一、书法官僚是腐蚀书法的罪魁祸首;


二、无敬畏心是丑书盛行的最大推手。




一、书法官僚是腐蚀书法的罪魁祸首

书法官僚,可能是一个新名词,但我为什么这样定义呢?是因为今天书法之滥觞,书法官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顾名思义,官僚是一个机构,书法官僚是一个书法官僚机构。本来书法作为雅俗共赏的一种艺术形式,由于机构的成立 ,经年日久,逐渐演变成了一些“当官派”的权杖,这机构就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下简称“中书协”)及其各级书法官方组织。由于中书协及其各级组织在弘扬书法正道的过程中,没有起到正面的引领、发展的积极作用,导致一代又一代把握这个官僚机构的一些既得利益者,利用机构的权威性、唯一性,大搞不正之风,成为自己名利双收的工具,他们选择性过滤书法传承的积极意义,有意、刻意将自己书法之意象凌驾于书法弘道之上,形成今天书法上的“个人崇拜”感,以至于他们中的书法作品不断地神炒,一书难求,作品之价格甚至已远超古人大家之作用。


书法官僚机构犹如过去的“衙门深似海,凡人岂能随便出入”一样,越来越脱离了书法传承的本义,使得一众热爱书法,欲想加入书法官方机构的创作者,如不加入官僚机构既得利益者的门人徒孙,或百练以追求官僚机构“大师们”所喜欢之书法之风,你要想以另辟蹊径窥见书法机构喧嚣的真容,何其之难啊,故而久之,一代又一代书法创作者,成为书法官僚下的书法弃子,而只得沦为江湖派,自我追求。


所以,我说,这就是当今“书法官僚”是导致今天书坛丑态百出罪魁祸首的根本原因之一。可憎的是,中书协的会员曾经一度还可以公开叫价兜售,非达官显贵、非门生弟子不能入,官样文章的唯一对社会吸纳会员的通道似乎永远只有一条,即参加并通过中书协组织的各类会展入展,以至于,今天的中国书法展逐渐又演变成了新式的“八股文章”,其中居然有密技,有门道,你只有掌握个中“密技”,方能入展入奖,进而成为“金贵”的中书协会员。


我一直不理解这种现象:似乎在中国,只有中书协会员(当然还有美术家协会,本文不讲),才有这种身份识别度,入会前后后身价判若两人。但,如果你是一名唱歌的,似乎是不是中音协会员,不是很重要;如果你是一名写诗的,似乎是不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也不是很重要;如果你是一名写作的,似乎是不是中作协会员,也不是特别重要。


这是什么原因呢?诸如此各类国家一级协会组织,似乎最难入、最让人企盼、愿花重金加入的组织,只有中书协与中美协,这是为何呢?


通过我的仔细研究,终于发现一点端倪,就是中书协“取士”似乎别具一格,要成为中书协会员,必须要参与中书协举办的的一系列的书法展,然后中书协根据你的获奖与入展情况进行评定你是否具有加入中书协的资格。而其他国家一级组织呢,显然没有这样的要求,这些组织只是要求你的作品情况与两名以上会员推荐等等条件。


中书协用参展获奖与入展来判定一名书法家是否具备加入组织的条件,表面看似比其他组织更具门槛、更有权威性,但殊不知,正是因为通过中书协及其各级机构这个书法官僚数年来的经营,逐渐已丧失了他们“取士”录取优秀人才的初心,相反成为了他们捞取资本的一条途径,越来越难大众化、公平化。中书协成员已经偌如“洛阳纸贵”一样,一纸难求。广大的书法创作者的晋升之门成为了他们手中的权柄,非合其意,难入其门。


而一些入道、入门的会员,由于在山头林之间早已摸通门路,悟透出了真谛,掌握了书法官僚的本质,知道了如何对症下药。在近二年,随着网络新媒体的兴起,他们中一些人,似乎又想扮演“吹哨人”,为书法官僚取士之道摇旗呐喊,他们用新“八股”官样文章,来套用密技来答疑解惑,更是增添了书法官僚之神秘感,使得一些人趋之若鹜,似若抓住了“进身之门”。


试问,这样的官样文章,这样的“八股”形式死灰复燃,这样的一个模子里切出来的选择出来的会员,又有何益呢?艺术不是讲百花齐放吗?百花在哪?如何绽放?你连门都给他们封住,让无数的书法爱好者无法找到归宿,这谈何百花齐放?书法官僚只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这又谈何百家争鸣?书法官僚用官僚机构封住了绝大多数人的晋级之路、求进之路,这又谈何艺术是百姓的艺术,是人民的艺术,还不如改为官僚的艺术算了。


最可恨的是,书法官僚永远只会在他们的机制里发布会展消息,这使得大多数书法创作者们无法及时得到书法相关信息,常常会失去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人为的被书法官僚们排队在竞赛之外。


下面我就书法官僚机制下,简单揭示一名似乎似乎摸透了中书协入展规律的人,在其自媒体空间大肆暴露中书协入展的窍门,即新“八股”的创作技巧。从此人的入展心得来看,显然是一名沉淫书展无法自拔的人,也显然是一位书法官僚机构下的既得获得者。从他的作品风格、纸张选择、内容选定到章法设计、甚至到印泥的选择、作品的邮寄等等12个方面全面剖析如何才能入展的心得历程,不可谓不详尽,不可谓不深刻,故而我把他的总结归为入展“十二法”:


  • 一、风格的定位:讲你的风格要拿捏准确。
  • 二、纸张的选择:教你如何选择高质量宣纸。
  • 三、内容的选定:讲内容要积极、健康、向上。
  • 四、形式的安排:讲形式不要太花哨。
  • 五、章法的设计:论章法的重要性。
  • 六、落款的要领:讲作品落款的不可忽略性。
    七、印章的要求:大谈印章里的学问。
  • 八、印泥的讲究:大论用名贵的印泥的重要性。
  • 九、装祯的技巧:讲装祯的要义。
  • 十、投稿的时间:他一套投稿理论。
  • 十一、邮寄的方式:教你如何邮寄的问题。
  • 十二、其他细节:教你如何查漏补缺。

十二个方面,几乎面面诸到,不可谓不全面,但你如果你真的按照他的方法去做,你发现你不一定真能做到其中一二。为什么呢?因为你做起来才知道,为了对付这样一个书法展,你得推掉很多事,花掉一段时间,精心布局,像明清时期写八股文章一样,依葫芦画觚,不说耐心你有没有,就说在当今的商业社会,人人都在为生计打拼,谁又能有这么多的时间准备在一场书法展上呢?何况,要想真的成功入展一场国家级的会展,甚至是省级会展,非十年之功,你想都不要想。


十年啊,可怕。为了一个茫茫的艺术梦,多少人能做到?而能做到的,绝大多数无非就是那些专职的书法家们。那还谈何人民艺术、百姓艺术?挂羊头卖狗肉而已。


专职书法家,在古代是没有的,你查遍中国历代最顶级的书法家,从来都没有一人是专职书法家的。从古推今,书法官僚所做的取士规则,似乎在演变成这样一个悖论:中国的顶级书法家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是专职书法家,而今天要成为中书协人人眼中最顶级的书法家段位,就似乎势在必行让自己成为一名专职的书法家。这不是滑天下大稽吗?


在很多人眼里,中书协会员似乎就代表了中国顶级书法家。为什么人们对一名作家是否是中作协会员,对一名诗人是否是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对一名音乐家是否是中音协会员等等组织的会员,没有这样强烈的对应度呢?这显然是官僚的书协取士之难、之偏颇所造成的。


也在很多人眼里,中书协似乎就代表了身份、地位、名利,入了中书协,就代表自己成为了中国凤毛麟角的顶级书法家,代表自己将会名利双收。事实上,在过往的年份,的确是。但今天的人们,认知有了革新,不再认为中书协的会员就一定比非中书协的会员的作品价值高,人们开始只接受喜闻乐见、打动人心的作品,而非是刻意雕琢出来的作品。像上面所说总结出来的作品,即使入展了,又有什么价值呢?书法创作者个人的感悟、观点、感情在哪?有个人的性格特征吗?难说,复印别人而已。


千万别让我们的书法爱好者,像一朝中举的范进一样,穷尽一生,结果好事来了,人却疯了。


近二年,中书协虽然在试着扭转这种现象,如对一些不称职的会员进行了清理,但入展才能入会的原则却无根本变法,掌握一方权杖的既得利益者,谁也不愿放弃手中这柄可以呼风唤雨的“魔法棍”,结党营私也好,广收门徒也好,沽名钓誉也好,继续在折磨着一茬又一茬苦苦地在艺术道路上追求的书法爱好者们。


这样的官僚书法,书法官僚岂能有利于书法的有益推广与传承。近几年来,随着书法乱象越来越让人唾弃的今天,很多有识之士纷纷在献言献策,认为中国的书法传承,认为只有革新中书协,甚至是废除中书协组织,才能有序走出今天的困境。


我个人认为,废除中书协是不正确的,毕竟这个组织是联系官方与民间的纽带,但革新中书协,革新中书协取士之法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的。




二、无敬畏心是丑书盛行的巨大推手

古人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才创立书法五体,完成了书法的演化史。而今人却是“更上一层”,仅仅数年之功,便创立了“江湖书”、“丑书”等等,令人瞠目结舌,不可理喻。可悲之甚是,这些人不以此为耻,反以此为荣,处处妖风四起,兴风作浪,把一个纯洁的传统文化,恶心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一个传承有序的,具有悠久灿烂的中国传统文化,代代推陈出新,有章有法,古法盎然,流传到了今天,变得面目全非,谁之过?上文已经说过,书法官僚是罪魁祸首,责任不可推卸。


但还有一个因素不可缺失,就是国人今天夜郎自大,盲目自信,缺乏对古人、对传统的敬畏心是核心原因。


由于近些年来,中国社会阶层道德价值观沦丧,信仰缺失,崇拜西方文明,导致很多人开始反传统,反我们自己的教育与文化,否定国人精神,亲近西方,学会了所谓的批判与反批判精神,这一股自然也不例外地带到了书法界,有的人开始否定古人,否定传统,认为要创新,打着创新的旗号,以艺术探索为标榜,以傅山的“宁丑勿媚”为口号,时不时发表一些为自己丑书、他人丑书正名的文章,还总把古代书法家生拉硬拽到他们“丑书”的队伍中来明明想通过操纵舆论,让大众接受他们的作品,却又在普通大众批评他们的时候,以“普通大众不懂艺术”为回应,把汉字的造型扭曲,对经典碑帖的叛逆,是他们的共同特点。


而这些离经叛道的丑书制造们,不外乎三类人士:一类是书法官僚体制下的背叛者,他们打着崇古而又反古的旗号,认为今人不必不如古人的口号,为个人的叛道制造舆论,而他们的确利用他们的资源,也的确打开了一些影响,收获不少一批拥趸;一类是书法官僚体制下排斥出来的书家,他们因为被主流所摒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力制造“自成一体”的书体,陶冶爱好,自乐自得;最后一次就是与书法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无良人群,在自媒体时代追求名利,猩猩作态、扭曲作秀,我权当是无德,不值一提。


而这三类丑书制造者,皆不是我痛恨的根源,我痛恨的是书法官僚的霸道、一叶障目,我痛恨的是书法界的良心堕落,缺失公平。良心一旦丧失,世间从此哪有正义。书法公则一旦丧失,书法从此哪有敬畏心。


如书法官僚里的王某某、刘某某、曾某、邵某、曾某某、沃某某等等之流,他们似乎掌握了书法之法门,厚颜无耻地居然对书法进行随心所欲的“改造”,弃绝古人的丰富遗产,用扁、薄、软、毫无节奏韵律可言的线条进行所谓的“创作”,千奇百怪,就是无法以美来形容。


还有的书家则无视柔软的笔毫所带来的“奇怪生焉”的独特效果,运毫如运帚,或如钢笔那样,造成了僵硬板滞、毫无弹性的线条组合;更有甚者,以试管、头发、嘴为工具作书,写(吹)出一些支离破碎,没有线条美感的作品,对书坛显然造成了极坏的反面影响。如曾翔的吼书,邵岩的针管射墨等等。


虽然,我也主张书法家们可以破除一些必要旧有的形式观念,可以大胆进行各方面的尝试,但创新的前提下,你必须有对古人的敬畏之心,知道书法之真谛与要义。可悲的是,今人要想革新书法,可又有几人能达到,他们不是因为书法艺术知识的匮乏,就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完全欠缺,他们只能肤浅地将创新理解为对旧有形式表而上的改头换面。于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纸墨堆积物才会大量地产生,毫无艺术价值。


他们从来缺乏对书法的本质进行深入的洞察力和加以总结归纳的概括力,不知道应该舍弃什么,发扬什么,只是机械性地生搬硬套、玩字体鬼画符式的游戏。比如,把书法的线条孤立地与现代抽象画的表面形式拼凑在一起;把书法中的墨线和日本墨象派的表现方法进行机械组合;或者什么也不看,凭自己的情绪支配在纸面上进行毫无艺术规律可言的涂抹......






诸此种种,令人发指。


卫铄《笔阵图》云:点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意思是说写一个点像似高山掉下一块石头,就这一点,今天的书家们,他们认为就是这样用笔“哗”地戳将下去, 殊不知,人家说的是一种意象,今人由于文化有限,把这当成了实象,以为写字就真的像掉石头一样,这不是可笑之极吗。


还有,古人讲“竖如万岁枯藤”( 语出卫铄《笔阵图》),写一笔竖的笔画如万岁枯藤,意思是说不要太流畅了,要有克服困难前进的艰涩感,就像那“屋漏痕”一样。这到了今天一些人眼中就理解成了要拿起笔手、颤抖着前进,错啊!还不是要意象吗。


当然这样的笑话,今人中举不胜举,有人写一横画说要像“千里阵云”(语出卫铄《笔阵图》),所以就写一个点,然后弯弯曲曲地往下描出阵云的形状,这依然是同理上的错误。


清代有一个大画家叫做虚谷。虚谷画画,线条都是断断续续,为啥那样画呢?因为虚谷年纪大了手颤啊!可笑的是,今天的一些人,居然也要学他的颤抖。这不是有毛病吗?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如此呢?这不是东施效颦吗?


书法艺术无论发展到哪一步,其总的审美原则是不会变的。因为这种审美原则是几千年来人民大众总结出来的。比如艺术要耐人寻味,要有深度,要体现出生活和自然中美好的理想和愿望。


今人以卖弄特技为时尚,用猎奇式的怪诞行为获得观众的注意,为自己获取关注,想混个出镜身份,信手涂鸦以迎合不明观众,同时得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理,这与小丑又有何区别呢?


可悲的是,今天书法官僚们歪曲古意,自我作丑,当遇到老百姓不理解、嘲笑其作品,他们中有人居然说,老百姓越说丑,越不赞同,我就越高兴,越坚持,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艺术,普罗大众岂能懂得。


所以,我痛恨的不是江湖小丑,江湖派,而是书法官僚下的叛道者,他们没有了敬畏之心,丧失了书法良心。


因为书法基础为零,从来不肯下功夫,喜欢装神弄鬼。这些人写的根本不是书法,而是借助毛笔、宣纸的恶俗表演。这些作为“江湖书法”的一部分,的确是对书法国粹的严重污染,极大降低大众审美,终将是书法历史上的笑话,让后人可悲。


有人把“丑书”也叫做“民工体”书法,是一种蔑称。我觉得恰如其分,“民工体”就是没啥文化的民工在小城市建筑工地工棚周围乱写乱涂的文字字体。


有人说,国内把写“民工体”作为终生追求的书法家保守估计有好几万人,写出鼎鼎大名又获奖无数的也有好几百人。这一听真是惊世骇俗,让人心里倒寒。


这些人,又全都是出自书法官僚内的“士大夫们”。他们“离经叛道”,不以古人为效法,反古出新,以丑为丑,比丑为美的病态思维,是全社会必须齐力进行抨击的。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书法之毒瘤,如果延续下去,这必将是书法历史上的残渣,让后人可耻。


当代著名书法家钟明善教授在教学时说:我曾看到有些朋友“表演”书法——当然书法不是表演艺术,这一条一定要弄清楚——书法就是需要静静地书写。我看有些朋友表演,把毛笔在墨池里蘸饱墨,蘸了以后对着宣纸“哗”地戳将下去,墨色四溅!我开玩笑说看他写字必须穿塑料雨衣,否则受不了,特别是穿白颜色衣服的,弄不好就要受罪了。


所以,他直言:书法是要讲究正正常常地书写,不然真是闹笑话。可笑话还少吗?今天我们能有希望看到这种笑话能销声匿迹吗?难。书法官僚不改,何其之难啊!


我唯寄希望于相关部门进行整治清理,还书法一个清平世界。


我唯寄希望于普罗大众提高艺术欣赏水平,让丑书无处藏身,江湖之中再无江湖书法。


最后给自己一个提醒:永远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之路,不媚上,不欺下,努力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为中国的书法“伸张正义”,做一个不丧失良心的书法艺术追求者。




参考资料:


1、晋卫铄《笔阵图》;


2、《中国书法》 ;


3、网络相关资料。





【作者】谷新光:湖南岳阳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深圳市科技专家库专家、经营治理专家。


标签: 艺术   他们   书法   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