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艺术 > 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两幅古画竟然描绘的是济南龙洞佛峪景区

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两幅古画竟然描绘的是济南龙洞佛峪景区

佚名 艺术 2020年12月30日

故宫博物院馆藏的两幅古画竟然描绘的是济南龙洞佛峪景区

正如笔者在前文《刚发现一幅清代绘制的“济南佛峪胜境”扇面!》一文中所提到的,古人游览风景,多以题刻或诗文书画记录之。龙洞佛峪景区有很多古人留下的摩崖石刻,也能找到很多描写龙洞佛峪景区的诗文绝句,一直在想,我们的先辈虽然没有摄像器材,但是他们擅长绘画,这么美的景区,这么多古人留下的题刻,一定会有文人墨客的传世书画才对!


带着这样的猜测和推断,本人一直热衷于在网络中寻觅“龙洞佛峪景区”相关的书画作品。今天非常惊喜!又找到两幅古画作品,是清代嘉庆二年(1797年,距今223年)金石篆刻学家黄易的作品,现珍藏在国家故宫博物院中。笔者花了俩小钱,下载了这两幅图的高清原画扫描件:(如有研究需要,请联系笔者原图转发)




《岱麓访碑图》之龙洞


《岱麓访碑图》之佛峪


在清代乾隆时期,注重名物训诂的考据学盛行,书法领域的碑学也兴起,许多文人学士热衷于寻觅金石碑碣,从中汲取治印、碑学之法,掀起了一股金石学之风。一些画家兼工书、画、印,并将三者有机结合,尤其将金石的艺术营养注入绘画艺术,遂形成了特色独具的“金石派”。代表人物有黄易、奚冈、陈鸿寿,他们既是精于篆刻的“西泠八家”中的成员,又是金石派绘画的倡导者。他们既在画风上注入金石篆刻的笔法和纯朴、真率、古拙、深沉的意趣,开创了甚富金石味的新面貌,又在寻碑觅碣过程中用图画记录下所见遗址古迹,再现出不少景致真实的碑碣遗址胜地,成为实景山水中的新样式。其中黄易的“访碑图”是最具代表性的。黄易每次寻访古碑,都用图画的形式加以记录,并配以文字诠释,形成自具特色的“访碑图”。有些游览名胜的纪游图,也分外留意遗存的碑碣古迹,可称为“访古纪游图”。他的访碑图和访古纪游图有几大特色,一是画面景致多属古迹实景,但描绘比较简明,突出古迹所在的位置和环境,而略于自然胜景;活动期间的人物也多与寻访碑碣时的各种情节相扣,而甚少当地居民的生活景象。人物或流连于古磴石栈、断烟荒莽之间,或出没于奇石疏树、巉岩叠壑之中,境界极富寻古探奇的情趣;拙逸的用笔和清淡的墨色,也增添了文人处雅高逸的格调。二是文字诠释,不仅点明了访古的时间、地点,寻到的碑碣和内容,而且还加以考证,指出其价值,这些文字遂成为黄易金石训诂的重要成果。因此,黄易的访碑图不仅具有相当的艺术价值,即创造了实景山水新样式,而且具有重要的文史价值,即成为其金石考据学的必要组成部分。


《岱麓访碑图》之龙洞配图,龙洞寿圣院、报恩塔赫然在目


《岱麓访碑图》之龙洞配文诠释,不仅点明了访古的时间、地点,寻到的碑碣和内容,而且还加以考证,指出其价值。注意左侧为清·翁方纲的题记。


《岱麓访碑图》之佛峪配图,般若寺、南灵台清晰可见。与前文《佛峪胜境》扇面所描绘的画面相佐。仔细观察能看到佛像的摩崖雕刻。


《岱麓访碑图》之佛峪文字诠释,欣赏黄易先生的书法艺术。


清代乾嘉时期,恰逢学术风气骤然转变的时期,赵孟頫、董其昌书风盛行,同时在金石学研究热的影响下崇碑书风也逐渐兴起。黄易作为这一时期金石篆刻家、书法家的代表之一,其书法追秦汉古风,篆隶尤能得古雅静穆之趣,楷书亦可入晋人堂奥;篆刻则是浙派的重要传承人物,初师丁敬,兼及秦汉宋元,尤其对浙派印风向杭州以北地区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不管是书法艺术还是篆刻艺术,黄易都算不上开宗立派的大师,原因是他没有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风格体系。然而,我们不能因为黄易没有开宗立派就否认他的艺术成就而不去研究他,对某一艺术流派的完善、传承和传播等各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艺术家同样存在研究的价值,黄易就属于这种情况。黄易作为清代乾嘉时期的书法篆刻家、金石学家,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对他一生中所涉猎的各艺术领域进行深入的研究,不仅能够对他本人的艺术风格与成就给予准确的定位,同时还可以通过黄易来窥探乾嘉时期金石圈内的书画篆刻艺术活动。




文末,转载一幅黄易老先生的画像。让我们一起瞻仰以致敬意!






想要了解有关“龙洞佛峪景区”的美图美文


请微信搜索关注“龙洞佛峪景区”公众号


标签: 艺术   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