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游戏 > 中书协副主席刘洪彪说今人书法超古人,又没说超王羲之,为何众怒

中书协副主席刘洪彪说今人书法超古人,又没说超王羲之,为何众怒

佚名 游戏 2020年10月04日

中书协副主席刘洪彪说今人书法超古人,又没说超王羲之,为何众怒

刘洪彪老师


写这篇文之前,先说点题外话。


我也是个写书法的,四肢不勤,从小家庭条件有限,又非诗书门第,加之书法也讲究“圈儿”,俺没时间“迎来送往”,于是进步就慢了些。好在这些年一直有书友支持,信心还在,也在超越古人的路上,嘿嘿,别骂我。古人也有写得一般的,咱超王羲之肯定超不了,那就超个最最一般的古人吧,何况古人几乎人人写毛笔字。


刘洪彪老师书法


老实说,这些年书画不好卖。两方面原因,一是“你懂得”,当然不是某人讲的“社会不腐败,字画没法卖”,其实这方面关系不是特密切。


二是写得好的书法家,画得好的,终归是少数,而能做到三点,即我收藏书画要求的三点:“写得很专业,百姓能看懂,性价比很高”,就少之又少了。


可能是想让书坛有点动静儿,也或许是情之所至,艺术家么,都是性情中人,于是,在当代狂草四人展上(四位书法家分别是胡抗美、刘洪彪、张旭光、王厚祥四位老师),




刘洪彪老师书法斗方


参展者之一,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刘洪彪说了一句:“我们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古人,你自己好像不好意思说而已”,立即掀起轩然大波,像是踩着某些人的脚后跟,一阵吱呀乱叫,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恶语相向,相讥,相骂,感叹哀哉,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


刘洪彪老师应该说是实力派书家,尤其这些年在创新方面,走得较为靠前,因此作品不太好理解,也实属正常。




其它几位书家,胡抗美老师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另外两位,张旭光,原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副主任。第四位是王厚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助理、草书委员会主任。王厚祥老师这几年也很活跃,各大展都有他的身影,能听见他爽朗的笑声,精气神儿好极了。




胡抗美老师书法,能看出些章草笔法


有话说:好字卖不过烂画儿。其实道理差不多,画得不好,照样没有存在意义。这一说到卖,可能又很敏感,其实好的作品,一直都有人拿着大把大把的现金在等,可这些年情况不理想。


说实话,这几年燥得厉害,非常厉害,尤其书画圈,我记得疫情前一年两年的,仅天津举办各种展览都搞疯了,基本天天有大小展览。其中我看了不少,写得好的,画得好的,有,但并不是想像那么多。怎么衡量,还是那三个标准:写得很专业,百姓能看懂,性价比很高。


张旭光老师书法。能看出来写完一定大汗淋漓


“写得很专业”,是起码的要求,写的不好,画的不行,一分不值。字画不是面包,关键时候不能果腹。


“百姓能看懂”,是要求雅俗共赏。除非个别书家画家搞探索,搞研究,否则,百姓看不懂的东西,谁也不认识的东西,拿到手里也是烫手山芋。


“性价比很高”,这个很重要。今年又逢疫情,大家手头儿都紧,都希望能收藏些物有所值的精品,以前不少书画家可能学大伽,动不动大几千或几万几十万一平尺,有的快要向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看齐了,这种风气很不好,其实你的东西值多少钱,收藏家一看便知,不懂的,你就是10块一张他也不要。




王厚祥老师书法




又扯远了。


我想说的是,刘洪彪老师说今人书法超古人,其实没什么。他又没说超王羲之,超颜真卿,超黄庭坚,超米芾,超王铎,所以没必要大惊小怪。也许他是在提振大家的信心,是一种呼吁,也许是说,我们能够超越一些古人,毕竟古人这个群体何其大,也并非人人都是书法大家,也不可能。


有人说四位的作品是丑书,这种对草书的看法,前些年有,以前也有,不奇怪,但是不是丑书,得看作品本身。以我看,不是丑书。为什么,因为都有传统碑帖的影子,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也并非故弄玄虚。可能有的作品“偏法”偏得厉害,我们不容易看明白其中的“书法密码”,没关系,书家也有发挥失常的时候。


北宋黄庭坚草书诸上座帖卷


我虽没看过书展的全部作品,但我觉得总体还是可观的,有个别作品确实是探索性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这很正常。


草书,更讲究放,放,就容易失,但收,又容易过紧。这个“度”,就像摄影家对光影的运用,极难拿捏。所以真正写草书写得好的书家不多。怎么欣赏草书,我个人觉得,一是对比古代名碑名帖来看,因为书家都是学他们的,不是自创的。二是“远看形式、近看笔墨”。




“草圣”之称的怀素《横行贴》,唐代书家


一幅好的作品,远距离看,尤其草书,能给你震撼和感动。大开大合,长缨大戟,风樯阵马,排山倒海。那么近看呢,能看到笔法、墨法的变化,生趣,在轻重缓急的笔法中欣赏和谐美。


有人说,草书的更高境界,是将自己的心境融入进去,把线条布局玩儿透了,或愉悦狂放,或淡然不惊,或大江东去,或小桥流水,分别写出来不一样的效果。我觉得此言极是。纵观四位书家的作品,基本属于大开大合型,又略有细微的区别。


唐代书家张旭,世称“张颠”,与怀素并称“颠张醉素”


有评论家认为草书在有基本法度的前提下,写的就是性情。那么这样来看,刘洪彪副主席讲的“今人书法超古人”,就当是性情语来看,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至于那些狂骂的人,还是多对比下四位书家的作品和古代高人作品中的差别为好。一味的骂或批,显得简单,亦显得浮躁。


明代书法名家、吴中四才子祝枝山作品


标签: 草书   书法   作品   老师